朱青阳-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朱青阳

从古至今干煸蚕蛹,为什么越懂沉香的人越就有成就?-幸福人生香坊
沉香文化在中国源远流长。有记载的,沉香是在大约汉武帝时由越南等外域进贡。那时国家规定,公务员上朝必须先熏香朝服,配香上朝。到宋代,煮茶、焚香、插花、挂画,被宋人合称为“四艺”,那时候你要是个读书人,想写篇宋词,再憋不出来,也得点根香使劲憋着。词写咋样放一边,反正先把自己熏陶醉了。

考究古代的文人,在他们的日常中姜贞羽,品闻沉香已经成为一种生活方式,在他们那些流传下来的不朽诗词散文作品中,沉香是一个重要的烘托意象或叙述的主要对象。

南朝民歌《杨叛儿》:“暂出白门前,杨柳可藏乌。君作沉水香,侬作博山炉顺联网。”创作时间迄今久远,作者已不详昌珉宋茜,但这首诗被广泛流传下来,用沉香和博山炉比喻爱情,毫无掩饰地表现了爱情生活,表现出人们对爱情单纯、热烈、天真的追求兰花螳螂。

明代画家文震亨《长物志》描述焚香情形:“于日坐几上,置倭台几方大者一,上置炉,香合大者一,置生熟香;小者二,置沉香、香饼之类;瓶一宅门小寡妇。斋中不可用二炉,不可置于挨画桌上,及瓶盒对列。夏日宜用瓷炉,冬日用铜炉。”可见焚香已经成为一种生活方式。这里也可看到文人对沉香用具的讲究以及沉香品类的多样化。

欧阳炯是晚唐文艺名家,益州(今四川成都)人,在后蜀任职为中书舍人。随孟昶降宋后安徽盐业吧,授散骑常侍,工诗文,特别长于词,又善长笛,是花间派重要作家。他在《禅月大师应梦罗汉歌》由衷地写道:“西岳高僧名贯休吴冠希,高情峭拔凌清秋。天教水墨画罗汉,魁岸古容生笔头……闭目焚香坐禅室。或然梦里见真仪,脱下袈裟点神笔丰县校车事故。高握节腕当空掷……诗名画手皆奇绝,觑你凡人事事精……”

他赞扬贯休的画意之高,有一个细节,就是“闭目焚香坐禅室”,在动笔之前,只需闭目焚香坐禅室,构思冥想,一切便成竹在胸了。焚香的作用是前导,也是灵感的积聚。

北宋宰相丁谓谪居崖州期间,写下名篇《天香传》,详细记载沉香,将海南莞香誉为天香。
宋代诗人黄庭坚总结了香的十大益处,简称“香十德”,分别是:感格鬼神、清净心身、能除污秽、能觉睡眠、静中成友、尘里偷闲、多而不厌、寡而为足、久藏不朽、常用无障杨洛婷。黄庭坚“香十德”论至今仍被日本香道界奉为圭皋。

唐代诗人白居易斗仙官网,在晚年曾举行一次集会食霸天下,地点在其洛阳香山居室庭院,参与雅集的人物都是一时俊彦,有怀州司马胡杲、卫尉卿吉皎、前观武军长史郑据、慈州刺史刘真、御史卢贞、永州刺史张浑等人,一共是九位老者,称“香山九老”。九老到了晚年,感慨既多,而心境也相对平静,他们在这次聚会上咏诗、作画、焚香。此前,白居易在他的诗歌《宫词》中写道:“泪尽罗巾梦不成,夜深前殿按歌声。红颜未老恩先断,斜倚熏笼坐到明。”独坐愁城的时分里,熏香的香笼一直陪伴着他。可见品香与其意志、思维相始终。

士大夫酬酢宾客,置酒高会,少不了一番轻歌曼舞。玩香高手苏东坡在杭州时节,曾参与西湖宴会,他在词中写道:“石榴半吐红巾蹙。待浮花浪蕊都尽,伴君幽独。浓艳一枝细看取,芳心干重似束……”在这样的场合越人歌简谱,沉香之熏腾,乃是友朋之间酬酢的重要仪注。

豪放不羁的诗仙李白也受南朝民歌《杨叛儿》启发,作了一首同名《杨叛儿》:“君歌《杨叛儿》,妾劝新丰酒。何许最关人?乌啼白门柳。乌啼隐杨花,君醉留妾家。博山炉中沉香火,双烟一气凌紫霞。”描绘他当时所看到的场景:青年男女,唱歌、劝酒,诗中的白门,本是刘宋都城建康(今南京)城门,是男女欢会之地的代称。最牵动人心的是白门柳,醉而留宿,充满柔情蜜意的陶醉。“博山炉中沉香火,双烟一气凌紫霞”田蕾希,名贵的沉香,在博山炉中缓缓熏烧,慢慢释放田中耕一,在沉香的作用下,爱情的升华到达顶点,仿佛那香火化成烟。

从作《杨叛儿》的无名氏,到文震亨,再到白居易、苏东坡、李白等假面骑士幽汽,周梦晗似乎古代有成就的文人,都很注重沉香文化。难道古代越懂沉香文化,越有成就洛王妃?这个假设虽然不能立刻断定,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古代文人大多崇尚沉香,同时从某种意义上说,沉香也成就了这些文豪和他们众多不朽的诗词著作。(本文图文源于互联网)

本文来源:朱青阳

本文地址:10018.html

关注我们:微信搜索“123456”添加我为好友

版权声明:如无特别注明,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