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青阳-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朱青阳

从“家里蹲”到年收入30万,他说要把收入的一半都拿去做公益-清单



5 年前,林觉是一个整日宅家的蹲族,毕业 3 年都找不到稳定工作,靠父母和朋友“救济”为生。
他蜗居在广州城中村的一个不到 8 平米的房间里,推开窗户就能摸到对面楼的墙壁,打开求职网站会让他恐惧到发抖。
现在,他靠学后期制作找到了工作,加上业余时间直播做培训,年收入 30 万。
他告别城中村,住进了有公园湖景的楼房,可他还是穿着高中时候买的球鞋,不愿意扔没穿破的衣服。
每次看到路边乞讨和朋友圈募捐,他都会不假思索地捐钱,也不怕自己被骗。
“我现在已经太幸运了,必须要做些好事,因为我体会过‘光是活着就已经很艰难了’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



清单:能给我们讲讲你当蹲族的那段经历吗?
林觉:2010 年我从西安一所大学毕业,学的是英语专业。
但大学时候荒废专业,整天旷课打游戏,所以什么也没学到,简历上一片空白,找不到工作,就开始了“浅蹲”的生活。
“浅蹲”的意思就是还会出去找点打杂的短工,没有完全脱离社会。
那时候主要在几个城市漂泊不定,比如在南京上海路的一家酒吧当过服务员,在广州的一家书店当过店员,还去过浙江嵊州的一家小工厂搬集成灶。
这些工作的月收入都在一千五左右,无法养活自己,我做过最长的一份工作也就三个月,因为这种工作没什么前途,做一段时间就会觉得没意思,索性就不干了。

虽然打着短工,但我非常迷茫,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和能做什么,这种状态一直持续了两年多。

到 2013 年时,我彻底“深蹲”了,完全不工作。
那一年我都在广州,和一个朋友在城中村合租一个房子,每个月七百块钱房租费,他和他女朋友做饭,我就蹭他们的饭吃。
“深蹲”之前我也找过工作,印象最深的是去一家外贸公司面试一个翻译的职位。那是家小公司,要求不高,但也要先笔试,做一张英语卷子。
半小时成绩出来了,在所有人里我的分数最低,而当时很多面试的人甚至都不是英语专业的。
那个 HR 直接跟我说,你大学根本就没读书啊。
后来就灰心了,不找了,每天在家里醒来就打游戏,吃地沟油烧烤,喝很多饮料,那个时候除了重油重盐的东西,我吃别的东西吃不出来味道。
我住的那个地方,从窗户把手伸出去,能摸到对面楼的墙壁宽霖法师,家里老鼠蟑螂司空见惯。

你可能没见过南方的蟑螂,有拇指那么大,还会飞,但我都当看不见,反正别出现在我电脑桌子上就行。

清单:你父母知道你的情况吗,他们有没有资助你?或者让你回家?
林觉:其实我家境不差,父母是做生意的,炒股票、房地产,算是中产。
但他们不会资助我,还一直给我灌输他们挣的钱是他们的,跟我没有关系之类的观念,我要生活就必须自己去挣钱。
我们家特别忌讳好吃懒做这件事,我那时候只敢跟他们说,我找到工作了,但是工资太低不够用,所以他们才给我一些,算是补贴我的生活费别惹蚂蚁。
但也不多,每个月就只给我 1500块钱,只能勉强够我生活。
就广州城中村那种环境吴岱豪,和父母家的落差真的太大了。

我在广州的房间连空调都没有,就一张简易木板床,我家也在南方,但房间里都装了壁炉,还有恒温空调。
说不想回家是不可能的,但是这个念头只能偶尔闪现一下,最多也撑不过一晚。
我觉得男人多多少少都有点一定要靠自己独立生活的观念,就算远远的待在外面吃苦,也不想回家蹲着让我爸看不起我或者天天看着我就烦。

清单:那后来你是怎么走出来的?
林觉:我觉得是从我得到第一个像样的工作机会以后,一切才开始好转的。工作有了着落,生活才有了希望,吃饭作息规律起来都是因为这个。
清单:说说你是怎样找到第一份工作的?
林觉:2013 年年底我去一家广告公司“霸面”(简历没有通过,直接去公司请求得到面试机会),老板听前台说我是来“霸面”的,觉得很有意思,就见了我。
我当时除了简历还揣着一个本子,平常看到好的设计和广告文案就剪下来贴在那个本子上,上面还写着一些零碎的想法。

▲他去“霸面”时带的本子,后来数次搬家都一直带在身边
老板翻了一下那个本子,听我说完之前蹲在家的经历,对我说,年轻的时候受点挫折没什么的。然后就给了我一个文案试用的机会。
那是我的第一份像样的工作,工资不高,一个月 3300 元,但好歹是和过去不一样了。

清单:找到工作之后,生活和过去有什么不一样呢?
林觉:找到工作带给我最大的影响,就是让我有了改变自己的动力和底气。
蹲在家里的时候生活太堕落了,没有外界的任何约束,也没有意志力能让自己变得自律。抽烟、喝酒、熬夜、沉迷游戏,把身体和精神都弄得一团糟兵变1938。
有了工作生活规律了,我开始跑步,把烟和酒都戒了,一年多瘦了 40 斤,实实在在的感觉到自己在变好了。

清单:那你现在的工作还是文案吗?后来还做了些什么?
林觉:我干了大半年就辞职了,实在不是干文案的料。
辞职以后,把我能做的工作一项一项列出来,发现还是没有一项可以傍身的技能。
我大学时候虽然荒废专业,但是因为对后期制作感兴趣,还在一些校内的比赛里得过奖,就决定在这方面尝试一下。
所以我到处学后期、报班培训、跟老师学妖兽帝国,也在工作室学,前后总共花了两万左右,可能是我前半辈子最值得的一笔投资了。
清单:那你现在的工作是什么,收入怎么样?
林觉:我现在就是做后期制作丁嘉力,转行做后期工作是从 14 年 9 月份开始的,中间跳槽了两次,16 年 3 月份来了上海,就是现在这家公司,到现在月薪是 15K 左右。
当时一起学后期的人很多,但是坚持到现在的没有几个,大部分的人都转行了,或者收入并不高。
老实说后期不是个赚钱行业,顶多是饿不死,我们只不过是坚持下来的幸运儿。

今年有直播平台约我去做线上课程,讲一节课一千块,一周直播两次。还按学生人数给我提成,一个月差不多一两万。
所以年收入大概有 30w 了,去年有出版社约我写书,未来可能也有写书的收入。
从第一份工作到现在,我最大的感受是,摆脱了困境之后,人生就跟开了挂一样。

清单:对比你以前和现在的消费,会有什么差别吗?
林觉:最大的差别就是居住环境吧,在广州城中村跟朋友合租的时候一个人住在次卧,月租 700。
有了收入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换房子,雷晓晨收入越来越高,房子也越住越好。
我愿意在居住环境上花很多钱,会选一些好的地段,好的小区丰城天气预报,因为住在哪儿对一个人的状态有很大的影响。
我对居住各方面的条件要求很多,比如要有阳光照射、要有配套设施、交通便利等等,房间要是新的,还要干净整洁,这些对一个人会产生整体的影响,如果住得好火龙灸,整个人就会很清爽。
我现在在上海浦东的房子月租不低,4500 元,但是离我单位很近,步行就能去,楼下是个带湖的公园,环境很好。

▲他现在住的地方,楼下是一片带湖的公园
但我不会在穿衣打扮上花费什么钱徐子东,因为我确实不会在意这些外表的东西。
对我个人而言的话,如果过分的执着于外表的话,可能会让我忽略更重要的事情,比如工作或者学习,在我看来很多事情都比穿衣服更重要。
我会在意自己是不是被贪念和欲望过分驱使,所以买任何东西之前我都会问自己是不是需要。
现在我的衣柜里还有很多很多年以前的衣服,其中有一双鞋子还是高中时买的,过年发现自己没鞋子穿了,于是翻箱倒柜找到了这双。
看起来有点像复古的运动鞋,这都是 10 年前的鞋了,反正还能穿,就是底子快磨穿了。
▲他现在穿的鞋,左边已经开裂了
我觉得我这种观点还是受我父母的影响吧,他们从小没有纵容过我,但是也没有亏待过我。
他们总是会跟我说,买一件东西之前,先问自己我真的需要吗?如果真的需要,那就买能力范围内最好的,他们也是这么做的。
比如给家里装修花了近两百万,因为那是家人住的地方。再比如我的床垫和床加起来两万多,因为睡觉是基本需求。
这是他们的看法,但是对我来说,其实床垫贵的便宜的寻情仙使,差别不大,都一样。
他们对我最大的影响,就是让我觉得,任何一样东西如果不是必需的我就不会买。
攀比心作祟的那种消费,我在很小的时候就被父母矫正掉了,别人家小孩会有的嫉妒攀比的情绪,在我身上是没有的。
举个例子,在我高中时,同学们家境都很好。有次打篮球我穿的是很普通的回力鞋,
有个同学他当着全班同学对我说,你信不信,光我这一双鞋就能值了你现在一身?
我当场就懵了莱山一中,这都哪儿跟哪儿啊。但是确实不生气,差点笑场了。
老实说,因为心里有底气,怼不怼都无所谓,另一面我确实也不在乎这种事。

清单:那会因为手上有了一些富余,去培养什么兴趣爱好吗?
林觉:兴趣爱好好像也没啥,但我每个月会给流浪猫狗的组织捐点钱,或者做点公益。
去年元旦的时候,我在我家小区楼下捡到一只流浪狗,它一直跟着我,我就带它去宠物店洗澡,结果发现它有很严重的皮肤病。
那段时间我每个星期都花一千多给它换药,等它病治好了总共花了一万多吧,我就给它取名叫“一万”,它的身价嘛哈哈。然后我就把它送去宠物店养了,每个月 800 块钱。

▲“一万”刚被送到兽医院的时候

▲“一万”的皮肤病被治好的时候
如果看到朋友圈里有人发求助的筹款项目或者在路上遇到乞丐,我都会给钱,数额不等的,主要取决于我当时身上有多少零钱。朋友圈那些筹款,我每次给两百。
以后我想把收入的四分之一到一半用在公益上,现在能想到的就是救助流浪动物和捐助重病患者。
清单:没有担心过自己被骗吗?
林觉:我知道自己肯定被骗过,我不介意被骗。
哪怕十次有九次是被骗的,但是有一次帮到了真的需要的人,我觉得就可以了。
我既没有很多时间精力去辨别哪些是真乞丐,但也不想错过真的需要帮助的人,这就跟投资一样,自担风险吧。

清单:你的这些习惯,可能也和你的家庭出身有关?
林觉:确实,如果我家境没那么好,就不是现在这样的性格吧丽景翠庭,这一点我比较清醒。
我父母做的最好的一点就是,我从小到大不管家里什么情况,他们都会给我营造出一种家里不差钱的感觉。
在物质方面我一直都很有安全感,哪怕是我蹲着没工作的时候,焦虑也主要自于害怕自己被社会抛弃、无法立足、变成废人,但从来没担心过温饱问题。
我小的时候成绩好并不会被格外表扬,因为我爸妈都是那个年代很稀缺的大学生,我爸是数学专业的学霸,我哪怕考满分他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了不起。
但只要我做一些好事,他们就会表扬我,而且从来不会告诉我我可能被骗了,只会夸我做得好。
他们对我的要求就是做一个好人,所以我现在的性格和处事方式很多是我的家庭带给我的。
我爸妈对我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如果你因为我们带给你的条件而去鄙视和欺负条件不如你的人,那是很没出息的。”
如果我出生在一个别的家庭,可能完全不一样。
说两件我还记得的小时候的事吧。第一件是我初中时候就玩在一起的哥们儿,他那时候因为家里穷被欺负,我是为数不多的不欺负他的人,还偷偷把我的零花钱分给他一半刘馨月。
后来我们去了不同的学校但是关系一直没有变,我在广州不出门的那一年就是跟他住在一起,也是他拖我去面试,全程陪着我。
第二件事是我高中结束的暑假,被我妈送去一家餐厅当服务员,一个月 600 块钱。
有次我去收拾包间的桌子,看到里面有个女服务员在吃东西,她看到我就很不好意思,说这么多菜要倒了多浪费啊。
我能很清楚地看出她的难堪,就说不错啊我也要吃,装出一副嘴馋的样子。
那是我第一次吃剩菜,但当时的第一反应是就是想保护她的自尊心。
我陪她一起吃的时候她还边吃边打包,说要把这些剩下的食物带回去给孩子吃。
这是我第一次直接接触到社会上活的比较辛苦的一些人,当时的我从没想过人可以穷到这种地步。
这件事对我触动太大了。
我父母会主动创造一些机会,让我了解到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生活得很辛苦的人,我当蹲族的时候也体验过只能勉强糊口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
所以我现在看到有人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或者说穷人都是因为不够努力这种话就很讨厌,因为没有真正设身处地在别人的环境里,说这种话其实是一种优越和傲慢。
我不理解为什么要在别人处境已经很惨的情况下,再去他们的精神上践踏一脚呢?
我很清楚并不是每个人都生来有比较好的物质条件,这里面包含的运气成分太多,所以会常做一些公益的事情。
我觉得也许我本来就应该比别人去做的更多,我已经够幸运的了。
银魂里有句话说,“跟你们这些富二代不一样,我们光是活着就已经用尽全力了。”
这句话太真实太惨烈了,因为我就曾经体会过那种滋味。
·The End·

本文来源:朱青阳

本文地址:10021.html

关注我们:微信搜索“123456”添加我为好友

版权声明:如无特别注明,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