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青阳-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朱青阳

从世界看中国︱不讲理的脆弱尊严-二大爷art
ps:因为一句广告,有人又受辱,为奔驰默个哀先。补录旧文一篇。

日本右翼酒店业主一本质疑南京大屠杀的书籍,又引起一部分国人情绪的汹涌。这种事真是一点都不新鲜了——只要日本一出这样的新闻,都会有人引申到要求日本正视历史的国家说教的层面。也不乏爱国青年们新一轮抵制的呼喊。其实大可不必这么激动。
日本毕竟是一个民主国家,出书跟我们层层审批,天天敏感不一样,只要有钱你就可以出。人家是真言论自由,言论有极左极右,有正统有极端都是常态血嫁。因而无妄之语,大可一笑了之。那个国家没有几个极端分子呢,不良少年吐你口水奥雅之光吧,监护人不道歉你就过不去了冰室辰也?我们中间不还有抵制日货却砸烂同胞的脑袋的爱国贼吗。若是洋人以这种二货为样本玄天邪尊,以偏概全的来看中国人,甚至提出外交抗议,那多可笑。
一个右翼酒店业主写的一本厕所读物,其实影响微乎其微,充其量只是一种个人观点,不值得引申到国家、民众认识的层面。曾经引发了无数外交抗议的日本右翼教科书事件也是如此。因为日本人的教科书不是统一的,各学校自行采购,那本右翼的教科书在全日本的采用率只有0.4%。大部分日本学校的教科书是正视历史,也是反省了历史的。总是盯着一个正常社会的那一两个烂番茄、坏苹果说事,把陈年的仇恨一遍又一遍的拿出来发酵铁岭拜把团,这种祥林嫂般的叫喊本身也是很低级的。
换个角度说,某些教科书经常朝令夕改,再去义正言辞的说别人篡改历史,这是很奇怪的。要说不能正视历史,横店影视城天天都在干这个事情。日本人在抗日神剧中一样被糟蹋得不成人样。但从来没听日本政府说,要中国人正视历史。也没听说过日本人因此抵制中国。人家也可能只是一笑了之罢了。
所以世界上存在无知无畏的言论是个常态,不是问题,你总是高度紧张、神经反弹、无法面对才是问题。

无知无畏的话国人无法淡定,有理有据的一样听不进去。
奥运会上澳洲小伙霍顿就因为批评了孙杨一句,被全国媒体群起而攻之,逼人道歉,甚至创造出了“做人不能够太霍顿”这样的有失体面的话语。且不说孙杨确实因药被禁赛的事实,就是凭中国体育那些药罐子的历史,霍顿的话也不算过分。1992年巴塞罗那的五朵金花、1996马家军的传奇,吃药都是事实。连国家兴奋剂检测中心也遭到停业整顿,自己的屁股不干净,别人拎出来说一说,脸面一挂不田渤住,就倾全国之力去攻击一个说真话的人。这不是自尊,这是自卑。
结果那厢全民力挺孙杨、痛骂霍顿的高潮还没有结束,游泳队吃药的吃药圣水驾校,退赛的退赛,失常的失常,脸面无存。更要命是最后又爆出北京奥运会女举3冠军的吃药丑闻,更让人无语。
其实面对批评,哪怕别人说得尖酸刻薄,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就行了。不知反省,唯有愤怒,这是种很low的病。真正让人觉得羞耻的不是别人揭你的短,而是明明是事实你还能这么理直气壮的骂人。
什么叫“做人不能太霍顿”?做人就应该象霍顿啊——狠抽那些造假者的脸。

要说尊严杨德才征婚,还得提提南海。
南海争端导致的全民高潮,除了“虽远必诛”的叫嚣蹦吧啦dj,丰顺县丰顺中学可能就是“自古以来”最流行。但是什么叫做“自古以来”?
如果有别的国家几百年前在赵县原留下点东西,然后就说自古以来赵县就是他的领土,你同意吗?正是为了解决这样的极容易各执一词的争端,才有了国际社会的海洋公约,才有了仲裁法庭。如果大家没有一个共同遵守的规则,没有一些认定领土归属需要的法定程序白雪仙,所有的争端只会回到用拳头说话的蒙昧时代中去,而人类社会用无数鲜血和反复换来的共识就是,动不动就叫嚣战争只会毁灭彼此。
这样的国际公约是你承认的,被口诛笔伐的仲裁法庭也是你参与建立,整个南海仲裁案前后数年,多次举证,审理的过程也是透明的。玩的时候你不重视,装作自己很牛逼,不闻不问,产生了不利于自己的结果,就“不接受、不参与、不承认”,在国内不守法,在国际还是不守法。不按大家认可的规则玩,自己又没有制定规则的能力和威望,理亏了就挑动民族情绪,煽动阴谋论,这是当年狂妄自大,天天满含泪水的大清习惯的套路。
更为疑惑的还在于,我们的尊严似乎不那么等价。南海纵有无数资源,那几个岛屿有外蒙重要吗,有唐努乌梁海重要吗,有库页岛重要吗,有中国曾经唯一的东北亚出海口海参崴重要吗……这才是无须费力证明的“自古以来”中国的领土啊。丢失了一百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不吭声,几个悬而未决的南海岛礁反而到处秀肌肉,这种捡着软柿子捏的所谓爱国尊严,跟生活中欺软怕硬的小人一样,居心可疑,面目可憎。

我们熟悉的朝鲜思密达,所谓的“政治上一贯正确”,动不动就说别人侵犯了白头山最高尊严,要这个那个道歉,否则就要你感受一下人民军的窜天猴云云。即便如此,关于最高尊严的段子还是广大人民喜闻乐见的饭后餐点。没有金将军朝鲜人民活不下去,没有金三胖的段子,中国人民活不下去。
但我并不觉得中国人、日本人或者美国人对于朝鲜的调侃是一种冒犯薛家湾邮编。因为这样的反朝势力,全世界遍地都是。身上长满烂疮的人总是一戳就痛。无论你谈八卦还是说花柳,他都会觉得你在影射。其实没有人歧视朝鲜人民,更没有人愿意和他们为敌,全世界嘲笑的,只是天降伟人金三胖那一小撮。他哪里配拥有尊严。
越是外强中干的人郭今秋,才越渴望那些虚假的千篇一律的肯定和赞歌远东狂人。我所不欲,必施于人釜山行前传。这种不要脸的尊严,跟满清要求外国使节行下跪礼一样,是一种对立于文明世界的野蛮。

由于在地窖里面呆得太久,国人总喜欢站从中国看世界,而很少从世界看中国。因而在别的正常国家不值得关注的一些言论或者动作,到了中国就成了了不得的大事。天天在反世界,所以总觉得世界在反自己。我们认可这种逻辑,别人就得遵从这种逻辑;我们不能这么说,好像别人也不应该这么说;我们没有这个权利,别人好像也不该有那个权利。声援HongKong,你就是港灿,赞美台湾,你就是台独荆人涉澭,见dalit,你就是反华,说我不是,你就是特么的说三道四……不问缘由,只看定性。
可这个世界谁规定要说你喜欢听的东西?做你认可的事情?你的三观真的很正确很伟大吗?
笑话里面说,中国人和美国人都有批评美国总统的权利。全世界各地不知道每天有多少嘲笑美帝的段子,诅咒美帝的叫骂,甚至针对美帝的阴谋在流传,如果美国人据此要求各国针对反美势力道歉,那真是要活活气死中国氯碱网。
一个正常的国家,就像一个正常的人,在别人眼里总是有赞有弹。我们面对别人的挑衅或者批评,单竞缇有则改之无则加勉。但凡别人一说不中听的,就立马蹦起来,这样的自尊是非常脆弱和可笑的。人必先自辱而后人辱之,人必先自助而后人助之。
2017.1.19

本文来源:朱青阳

本文地址:10034.html

关注我们:微信搜索“123456”添加我为好友

版权声明:如无特别注明,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