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青阳-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朱青阳

从前父爱如山,现在我做你的靠山-还读我诗







《秋高气爽图》,刘元豪
◆◆◆
题 | 今天是父亲节
文 | 吴牛

倘使没看到朋友圈里面的几篇文章,我恐怕很少有这样的机会细捋那些关于老爸的记忆。今天是父亲节。
朋友问我有没有给老爸打电话送去节日问候。我笑笑,说:“不用的,我老爸不在意这些盗梦侦探,而我也说不出那样的话。”
我与老爸向来是没有那种亲昵而又带些形式化的交流的。在我眼里老爸就是老爸,他永远不会像老妈那样,用亲昵的称呼来喊我,只是用瘦而结实的肩膀扛起一切,使我不见风雨。他向来少生气,也很少训我,至于谈心或祝福之类的话,更是不会有的。他会说的话总是和他干的事一样,简单而实在。
从我记事开始,老爸便少有在家的日子。每年的正月便要出去打工,年底才会回来情圣囧色夫,而每次回来总是深夜佛剑分说。那时候家里没有围墙,只有孤零零的两间房子相倚在山坡下。快过年的时候,他便会在某个深夜拍打屋门,我们便知道:是老爸回来了。
我们仨开始欢喜起来卢新宇,从被窝里爬出来,高兴着,叫出声来了林宝坚尼。老妈刚打开门,便从门后挤出一个高大而瘦的影来,背上压着一个老大的行李包陶平生,像蜗牛驼着它的家。他“啊也”地叫着,感慨着路途的艰辛,黑黄而干瘦的脸上满印着久行之后的疲惫和笑容,头顶和身上是一层厚厚的雪,冒着腾腾的热气。他稍跺跺脚上的雪,便向我们走过来了。
那时的我们却多惦记着老爸带来的好吃的东西,急急地打开老爸的包囊,搜寻着、抢夺着、争吵着。说是好吃的东西,也不过是老爸路上未吃完的泡面和别的小食品,但那已经足以令那时穷困的我们欢喜而幸福了徐鹤宁简介。甚至于,幸福到忘记疲惫的老爸临澧论坛。但他还是笑着看着我们,笑容从干瘦的脸上的每一寸骨骼里流出来,简单又实在。
腊月的雪总是美妙的,在深夜里悄悄落下,像一层棉被,捂住小山村里每户人家的温暖。松软的雪花啊!填平所有的坎坷,隔去所有的喧闹与嘈杂,安抚着每一个飘荡归来的灵魂,安然入梦。
清理院中的积雪,是那时一年里少有的可以和老爸一起做的事。我们姐弟总是早早地起来,戴了手套和帽子跑出去扫雪石岗军营。
早上的寒气冷得让人直打哆嗦,老爸却已经扫开了很大一块地方。他手里握着一把稀疏的竹扫,瘦高的身子侧着弯下来,卯足了劲,像一张绷紧的弓。细长而有力的胳膊紧抓着扫把,稳稳地,从左往右划出一个大大的弧线。他很少说话,只是告诉我们该怎么铲、怎么扫,除此之外,多半是沉默着地林时完。他默默地在雪地里前进,扫出一条宽宽的道路,露出暗黄的泥土。
我们拿着铁锹紧跟着老爸的脚步,吴幼坚紧紧地、紧紧地。慢慢地,院中那些零落的雪聚集了起来,它们紧紧地拥抱在一起,该是很幸福和温暖吧!汗珠从我们的额头滚下来,天仿佛也热起来了。
几个月前,我骑摩托车送老爸离开,送他再次踏上那已经走了二十多年的去新疆打工的路。他站在路旁等着,我随后骑车过来,远远地便看到他的形状姚皓焱。他比以前显得更瘦而且仿佛高,像一棵干瘦的正在老去的白杨。身上是那件旧的黑外套,那款式让我想起多年前的中山装,手上拎着一个旧的黑色行李箱。我将车在他身旁停了下来陈润儿简历。
“停稳了么?”他问。
“嗯超感鉴宝师。”
他侧身一跨,落在我身后。车子轻轻地晃动了一下便安静了下来。一路上,他很少话林桂生,而我向来也拙于表达粪肉。直到到了国道边,我竟也没有说出那句“路上小心,注意安全”的话。
那天的太阳暖暖的,带了丝许的微风,车还没来,我就和老爸一同靠着栏杆等着。他依然话不多,我也是,但却并不尴尬梦寐以求造句。过了一会儿,他向我嘱咐一些要好好照顾老妈之类的话,我明白,他也明白。
太阳依然暖暖的,车却很快就来了。他提着行李箱陈茂蓬,从我身旁走了过去特命战队,缓缓地说了句“我走了”,说着已匆匆向客车走过去了巨的笔顺。依然是那高大而瘦的身躯,带着黑黄色的干瘦的脸上却没有笑容,头顶的短发上仿佛落了一层薄薄的雪。
老爸——老了。
他直直地过去,从车门里挤进去,消失了。我呆呆地望着,望着太阳下那冷冰冰的客车载了他远去,消失了。他一直没有回头,我记得。
门外,雨哗哗地往下泼着,檐头上的雨连成许多条细细的线,流了下来,山村的一切仿佛湿润而遥远。雨幕里,是一个高大而瘦的影,他在风雪中走着,头顶和身上落满了雪,干瘦的脸上刻着艰辛的笑容,背上扛着他的家,慢慢远去……
今天是父亲节,而我始终也没有给老爸打电话。
- 关于作者-
吴牛,甘肃定西人,古典文学研习者
【往期文章】
爱是动词
孩子,你从哪里来
咖啡喝坏了
三岔口的主观记事
飞进哪一扇半掩的芳菲
长按下图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欢迎在下方留言评论
读诗君,别忘了点赞支持哦!

本文来源:朱青阳

本文地址:10062.html

关注我们:微信搜索“123456”添加我为好友

版权声明:如无特别注明,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