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青阳-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朱青阳

从万寿寺的我到湘西的薛嵩-雷的萌
《万寿寺》作为青铜时代的第一部分,只讲了一个很简单的故事。失忆后的王二跟着陌生人回到家里,从户口本里,从自己写的小说里去搞清楚自己是谁。而薛嵩增田贵久,活在王二的小说里面九字真言手印。薛嵩花钱去做湘西节度使,在这块蛮夷之地上发生了形形色色的故事。崔心心
从开始到最后,这部小说最大的特点就是很黄很奔放。全书下来,可以说王小波的小说格调是如此的奇葩,毫不吝惜任何的性描写。虽然用文学的角度看,无论是故事情节还是细节描写,《万寿寺》都不是很出彩。但全书的魅力并不只是王小波小说写作特色通向婚纱之路。他用自己随意的作风和自由的笔调,勾勒出这个社会的风气。《青铜时代》这本书首版是1997年。在快要到千禧年的那个年代买土豆的故事,可以说社会欣欣向荣。在社会的极速发展之中,有谁不会迷失自己呢。
《万寿寺》另一个特色估计就是双线的叙事手法 。从失忆的“我”到“我”小说中的薛嵩,两条线同时进行。通过两者的对比和“我”的思维混乱,来阐述这一切的故事。
“我”在阅读自己的手稿,查户口簿,通过人际关系来认清自己在这个世界的角色。每每遇到什么事,都要通过别人的反应,来揣测过去的自己是什么的模样。这不禁让我感到一种悲哀。失忆之后的“我”如此的小心谨慎,如此的步步为营,只为了想起自己的身份,自己的过去,自己的未来。他在小说中薛嵩的故事中混乱了,想象自己在金色宝塔里面修锅炉,乃木板春香的秘密却又是薛嵩来宝塔救老妓女,或者诸如此类的混乱。相比而言,我如今的生活就像《万寿寺》里的“我”和《暗店街》里的主人公一样,忘记自己在这个世界的角色,每天小心谨慎得想要看清自己,却又是这样的举步维艰,担惊受怕。或许,我也早已在现实与虚幻中迷失了一切,我不知道自己的过去,不知道身旁的人是谁,不知道人生这场游戏的规则。

一直觉得这个故事是悲伤的。即使作者很幽默诙谐,可是不论是薛嵩随手记电脑版,还是红线澜组词,小妓女,老妓女,刺客头子,或是“我”和白衣女人,到底还是孤独的。
薛嵩一直是孤独的。虽然去湘西的时候带着雇佣军和老妓女,但是没有人会帮他。虽然每次红线都是跟他一起抵御敌人,但她始终是一个孩子,只是希望自己早点被人抢婚。从开始到最后,薛嵩都是一个人面对湘西的荒芜之地,面对凤凰寨的蛮夷。
小说外的“我”更是孤独的。从医院回去的路上不知道自己的家在哪里,只凭着工作证找到工作单位,又跟着一个亲密的女人回了家鞠兴浩。“我”一次次地翻户口本,看自己的小说,只为了认清自己。我没有去问白衣女人影子姐妹,没有问身旁的人,只是没有信任或者依靠的人。幸好的是西游记读书卡,失忆的我没有崩溃,还是平静得回到万寿寺,平静得搜寻自己的过去,平静得生活着。最后,从零零星星的记忆碎片中才知道摸索到自己的过去阿纤,自己的现在和他 已经注定了的未来。
跳出小说,现实的我不也是如此的悲哀吗?我们每天顶着学生的身份在教室里面上课,却从来不关心学的东西是不是感兴趣。我是多想也可以忘记自己的角色,忘记自己的身份,可以不用担心一切,做一个真正的自己。或许我又是多想回忆起自己的过去,想起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想起自己的过去,记起身旁这群人是谁。
光怪陆离之中,世界就像一场游戏。你在你的世界中是个主角,在别人的世界中可能只是个小配角。你不知道你在时代的背景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辛格瑞拉,你还要继续生活下去曾省权,继续演下去吸血蚊成长记。我以前曾经觉得人生这个舞台做自己很简单铜头铁罗汉,我只需要演好自己就行无皇刃谭。可是如今觉得,连自己都看不清的舞台上,一步步摸索自己的角色,一点点追随着剧情发展,一点点走向结局,是多么的悲哀。
这篇文章最早是在我大学时期发布在豆瓣网上,后来由于种种原因删掉了。所幸还留有备份。尽管这两年的看法已经不尽如此北国奥特莱斯,但还是原封不动的贴出来吧。大学时候,我也有一段时间特别的迷茫,害怕面对人生。当时读王小波的书,感觉是新世界的一股甘泉宫妃清丹。可能是因为他比较会刻画人物,导致很多时候感觉自己和主人公一样。感谢小波,当年那个特立独行的猪,如今已经勇敢地站在时代的风口浪尖去打拼生活。

本文来源:朱青阳

本文地址:10092.html

关注我们:微信搜索“123456”添加我为好友

版权声明:如无特别注明,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