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青阳-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朱青阳

从明清晋商的崛起,审视文化力量-阿米巴经营实践

明朝"开中制"政策的实施,为晋商的发展提供了契机。到清代,已成为国内势力最雄厚的商帮。在经济史学界把他们和意大利商人相提并论,给予很高的评价孙菲菲踩裙门。商业的发展不仅给人们带来了财富,而且也改变了当时人们多少年"学而优则仕"的观念。明清两代,晋商在创造财富传奇的同时,也显现出了鲜明的文化气质和非凡的文化创新力。传统文化的氤氲圆熟,创新进取的不凡精神,在他们身上都有突出的表达。从文化角度看晋商,为我们提高文化自信、增强发展动力,提供了可资借鉴的宝贵财富。
从修身正己做起。晋商极为重视伦理道德规范的学习和实践,在修身正己方面下足了硬功夫、苦功夫。晋商各商号对学徒的选择十分苛细,须经人介绍,审查三代无劣迹,经面试合格后,由殷实商号保举。大盛魁学徒要骑骆驼到科布多接受业务训练,并学习俄、蒙语言,尔后再分配到分支商号锻炼,磨练15年后才算学成业满,方可第一次返里省亲。明清山西旅蒙商人,在商帮竞争中独占鳌头,在牧民中信用很高,有人概括其成功经验为“平则人易亲,信则公道著,到处树根基云阳仙境,无往而不利”。
儒家之外,诸子百家各有所长。如,法家重视的隆礼重法、不别亲疏、赏罚分明;兵家推崇的审时度势、取长补短、人弃我取;道家坚守的贵柔守雌、刚柔并济、动静自如;晋文化更为强调的朴质淳厚、革新自强、兼容并蓄,都成为晋商的智慧宝典。厚待相与,是仁爱文化的具体体现,也是晋商保持群体性兴盛的重要制度基础。传统文化推崇的仁者爱人,仁为人心、和衷共济、以和为贵,在晋商身上有很深的烙印。“顶生意”“顶身股”,集中体现了和合文化底蕴。股东分红之外,对品行端正、业务娴熟的伙友,再给予分红权力,最大限度地挖掘出了人的潜力。
摆脱贱商思想。士农工商,四民之中,士贵商贱。传统的贱商思想把商人涂抹成从头到脚的逐利客,义与利互不相容,商与士不能比肩。这一多少年来难以突破的陈腐思想,却被晋商的草根文化所颠覆。
明嘉靖年间的山西蒲州商人王文显,汲取传统文化中的重商思想营养,结合自己的商业实践,提出了“异术同心论”:“夫商与士,异术而同心。故善商者处财货之场而修高明之行,是故唯利而不污。善士者引先王之经,而绝货利之径,是故必名有成。”商与士领域相隔、事业不同,但在伦理道德、价值观念上完全一致,士者要绝货利之径,娄清商者要唯利而不污,因此士者、商者都应得到尊重,都应有同样的社会地位,歧视压榨商人完全没有道理。“异术同心论”集中反映了晋人的重商思想,这样的草根理论有着商业实践基础,顺应了商品经济发展的大趋势,很容易为社会大众所接受。“生子有才可作商,不羡七品空堂皇”“俊秀子弟多入贸易一途,其次宁为胥吏,至中材以下方使之读书应试(为官)”。耕读传家、读书入仕、重农贱商思想得到了改变,以商为荣、以商立业、以商致财的风潮迅速涌起。
扭转义利偏见。儒家主张重义轻利、怀义去利阿拉尼,有“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之说,但此言之利,是损人利己的私利,是不当得利。私利之外,还有公利、民之所利,也有取之有道的正当得利。晋商用商人义利观充实、改造传统义利观,正面回答了利中有义、大义大利、义利统一。商人义利观成为晋商高举的道德大旗。
关公是至忠、至义、至诚、至信的化身,代表了中华民族忠义文化的最高境界。晋商把关公作为最为生动、最富有生命力的代言人。在一些晋商经营活动的重镇,往往建有多座关帝庙。关公崇拜与明清晋商经营活动的结合,是商业伦理文化发展过程中的里程碑。通过关公崇拜,晋商增强了自我约束能力,形成了崇尚义气、相互助力的信义商帮。于右任这样强调:“忠义二字团结了中华儿女,春秋一书代表了民族精神。”晋商对商人义利观的改造和提升,使晋商在明清兴起的十大商帮中卓尔不群、独享美誉神武答题器。
突破小农经济。明清晋商不是小打小闹、小富即安、分散经营的封建小商人。从经营的货物来看,晋商“贩绸缎于苏杭,贩茶糖于汉口,贩葛布于四川、贩棉布于直隶、贩其它杂货于山东周村”,做到了“买全国、卖全国”。从经营方式看,晋商建立了全国连锁的商业和票号机构,被人称赞为“大商人”“大企业”。晋商的经营能力、资本实力、创新能力,更是不逊色于任何一家现代金融机构。
明清晋商为什么能获得巨大的创新能力邱宗志?这要从一个惊人的数字说起,洪武14年(1381年),河南省人口189.1万人鱼水情歌,河北省人口189.3万人,而山西省人口则为403万人,山西人口比河南、河北两省人口总量还多。人口集聚是经济发展的结果,但也导致土地、人口矛盾突出。当此之时卡西欧n1,“山西平(阳)、汾(阳)、蒲(州)等处,人稠地狭保罗韦斯利,本地所出粟,不足供居民之用乌海天气预报,必仰给于河南、陕西二省”药手回春。因为地狭,物产不足,所以要“买全国、卖全国”。因为人稠,难求温饱,所以要坚定不移走出去xindm。晋商从一开始就不是依附于小农经济的封建商人华博特,开放的心态一旦建立,行走的范围越来越大,见识也就越来越广,创新进取的文化生态自然而然地形成了。
明清晋商如此有意识地守护着传统、如此大无畏地创造着未来,把新鲜的商业伦理融入了中华传统文化的根脉。通过人与文化不断相互融合、相互激发、相互创造,焕发出了巨大的力量。晋商的辉煌是如今山西转型发展的标杆和镜子,也深刻地启示我们:后发地区要实现赶超发展,必须抢占文化高地,在价值观念上形成群体共识和认知。
摘自-山西日报(明清晋商崛起的文化力量)

本文来源:朱青阳

本文地址:10115.html

关注我们:微信搜索“123456”添加我为好友

版权声明:如无特别注明,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