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青阳-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朱青阳

从《百鸟朝凤》到《大秦之腔不可绝》-秦腔爱好者



从《百鸟朝凤》
到《大秦之腔不可绝》
2012年的夏天,我在吴天明导演的《百鸟朝凤》剧组里工作。
吴老头这人(据说他在西影厂挑大梁的时候,大家也叫他“吴头儿”,那时我还很小)杨柳松,一个字形容:轴!
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吴导担任西影厂的厂长,官拜厅级,这老头子就在全厂大会上嬉笑怒骂,全然没有个干部的架子;就敢跟堂堂省委宣传部吹胡子瞪眼,根本不把自己当个体制内的人物;就敢力排众议,乱世三国1.3纪念版先斩后奏,拿出几万元资金(八十年代的几万元,乖乖!),让当时初出茅庐的张艺谋揣着钱跑去山东拍电影,以致于当时的中国电影圈子里有传言,说他和张艺谋俩人,至少有一个人已经疯了.........总而言之,他是一头犟牛,他认准的事情,大概天王老子也不能奈他何。
当然谢云汉,也正是因为这老头的“轴”,才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的那场风波中,他被困在大洋彼岸厦门小猪网,数年不得归国。那些年,老吴大约尝尽了人生的各种苦难和辛酸:开录像带店,帮人做掮客,甚至大过年的在路边卖饺子,但是田中斗笠王,甭管日子再难,他没有忘记自己的身份:导演。一有空暇,他就趴在电视机前看电影,钻研,学习,每年大概要看一百多部电影,按说,在国内的时候,“金鸡”,“百花”都拿过了军用指虎,大可不这么拼命,但他不,因为他“轴”。
九十年代中期,老吴回来了,彼时的他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故旧袍泽纷纷疏远了他,恰好,有慧眼识英雄的伯乐向他伸出橄榄枝,于是,厚积了数年的老头爆发了-----拍出了一部《变脸》,这里值得一提的是,该片至今仍保持着中国电影的得奖记录,无出其右。
这之后猛虎营,老吴也断断续续拍过一些片子,但是种种原因,要么被禁映,要么老头自己不满意,直到2012年的《百鸟朝凤》。
相信大部分读者朋友都观看了《百》这部电影,毕竟,去年闹得沸沸扬扬,剧情很简单,就是讲了一个坚守的故事,性格倔强的焦三爷,为了自己心中的那片净土,孤独地守护着,外来的文化再怎么走俏,再怎么披靡,始终无法撼动他,他的一生,有唢呐陪伴,如此,足矣。
遗憾的是,尚未等到影片上映,天明导演就黯然谢幕,其实,他何尝不是他镜头中的焦三爷?面对着商品大潮,不为所动,不畏权贵,敢说敢做,皆为了心中的“坚守”二字。
在张艺谋,陈凯歌等大师纷纷向资本亮出白旗的时候,吴导曾经怒斥过他的这几位弟子:“你拍的这是什么?我看不懂!”
有谁现在还在坚守?
还真有!因为没过几年,我又遇到了一个“轴”人。
他叫阿齐,也是个导演。
其实和阿齐导演的邂逅也要归功于《百鸟朝凤》这部电影:2016年底,在一个本地影视公司举办的关于《百鸟朝凤》的研讨会上,阿齐和我一起作为参会嘉宾,出席了这个会议。
寒暄几句,加了微信,之后的数月中,不过是朋友圈中调侃调侃,微博上撩拨撩拨,仅此而已小丈夫妻大姐。
忽然有一天合浦新闻网,这位仁兄的名字见诸于西安各大媒体,我好奇的去看了下豁然开朗造句,敢情他在网上给市委书记写了一封公开信,反映年轻人创业受阻的现状,一连抛出了11个很尖锐的问题,掷地有声,瞬间,这哥们就成了“网红”。
那一刻,我就意识到,这也是个“轴”人。
没多久,我又接到他的邀约,让我和他一起来做一个电影夺命追捕,这次更是让我大吃一惊。
他要拍秦腔。
我当时听了,有点恍惚。
秦腔周思扬,于我来说,是残存的记忆,我的太姥姥,出生在民国元年,我还只有七八岁的时候,我记得在一盏昏黄的电灯下,一个老旧的半导体,里面传出“依依呀呀”的唱腔,我自然是听不懂了,只记得太姥姥说过,这是《周仁回府》,那是《三滴血》昆曲六百年,等等等等,看她如痴如醉的沉浸其中,我却完全无法理解。
再过几年,我稍大些,本地的电视台有一档《秦之声》栏目,就是播放名家的秦腔唱段张月印,我听不懂,自然也就没有关注过。
再后来,太姥姥去世了,《秦之声》停播了,我偶尔还能接触到的秦腔,便是城墙下公园里一帮票友的自娱自乐了。
以上的,就是秦腔与我的交集。
但是,我还是很好奇阿齐为什么要拍秦腔,于是我参加了剧组的研讨会。
这个会开的,让我有了醍醐灌顶的感觉:敢情西周就有了秦腔;敢情秦腔并非源自陕西;敢情秦腔中也有变脸的绝技......
可是,这么古老的剧种,这么博大精深的一门文化,眼看着被抗日神剧,日韩文化挤兑的就要亡了!
不是危言耸听,吕帅希如果再没人拯救的话,可能几十年,甚至是十几年后,就再也没人能听到秦腔了。
而阿齐和他的团队,就是要站出来,做一群拯救秦腔的人。
看着剧组里一张张朝气蓬勃的面孔,看着秦腔日渐衰落的现状,我还有什么理由不干呢?
当年的《百鸟朝凤》,因为是一部小众的故事片,在发行的时候受到重重阻力,若不是方励先生的惊天一跪,让它得以逆转,估计今天仍在片库中冷落着,无人问津。
而今天的《大秦之腔不可绝》甘为继室,很有可能会因为题材的原因而重蹈覆辙,不被观众接受。
那又如何?!
“坚守”二字,能做到的昆明长城中学,都是牛人。
但是坚守,往往意味着孤独,正如我上一次见到阿齐,临别的时候,他的背影,落寞,孤单。
作者简介:谭卫华,北京籍,久居西安,独立撰稿人,曾任电影《百鸟朝凤》制片,文学作品《季鸟儿》,《血秋》,影视作品《一路守护》。

本文来源:朱青阳

本文地址:10260.html

关注我们:微信搜索“123456”添加我为好友

版权声明:如无特别注明,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