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青阳-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朱青阳

从月入过万跌到七千,外卖小哥期盼工作带来更多幸福感-宁波新鲜事

小金是海曙区君子街一家简餐店的老板,原本经营收入不错的他上星期突然很是惆怅。店外坐着一帮外卖小哥,但就是不送餐;另一边美人图风中啸,顾客的电话一个接一个,抱怨为什么这么久了餐还不送来。催得久了,反手一个差评,与以往的营业额一对比,更是让他有苦说不出。

这些外卖小哥为什么不送餐了?小金老板无奈地告诉金报记者,是因为他们越来越不满意配送平台的薪资待遇,加上前几天反常的高温天气,工作态度愈发消极。


一天工作十几个小时是他们的常态
去年月收入一度达到万元以上
工作10多个小时也乐在其中


顶着暴雨、烈日送餐是外卖小哥的工作常态,有时还会遭遇交通事故。
记者 张培坚 摄
5月17日(谐音“我要吃”)是吃货节,当天下午2点多,室外温度达到了35℃以上,金报记者在小金老板的店外,找到了这些外卖小哥。
“今天订单应该不少吧?你们还有时间在这儿闲聊?”
“这么热的天朱坚强,送一单也就四五块钱,一天累死累活从早忙到晚,也就200块,一次差评就白赚了云溪生态公园,没意思。”
说这话的,是在天一商圈附近给“饿了么”送外卖的小王,确切地说,他服务于一家叫“点我达”的平台,和“蜂鸟专送”一起廊坊一中,负责“饿了么”平台派发的订单。

小王告诉记者,他早前是做“蜂鸟专送”的吴士宏简介,属于“饿了么”团队,主要派送距离天一商圈2.5公里以内的订单;直到第三方承包商“点我达”在2017年4月进入宁波,他从“蜂鸟”转投“点我达”,最远配送距离可以达到9-10公里,如果“蜂鸟”的人忙不过来了,2.5公里内的他也能配送数字风暴。
相比“蜂鸟”的配送员必须按时按点上班、开会,“点我达”这边的工作相对自由,“一般在‘蜂鸟’跑个半年荣城名苑,就不会继续了,因为如果被顾客差评,将直接被扣钱,一旦被投诉,两三百块就没了,等于一天白干了。
在‘点我达’的话,如果被差评,是会影响骑手的生长值,然后就是影响平台给你的指派率,比‘蜂鸟’要好些银河巡警加克。”据他陈述,仅城隍庙、开明街、大沙泥街这一区域来说,“蜂鸟”的配送员只有二三十人,而“点我达”的估计有300人左右。
在去年10月份之前,小王确实感觉到,这份工作能给他带来不错的收入,当时每单的起步价大约为6元(3公里内),午高峰另加2元/单,如果碰上高温天,还能再加2元/单的补贴,因为单价高,小王跑得很开心,哪怕一天工作10多个小时,他也很乐意。小王粗粗计算过,当时每月能赚11000-12000元,可以说累并快乐着。
现在月收入降到7000元左右
还有单价低、差评、任务等困扰
然而好景不长,相比平台初期入驻宁波时的各项补贴天域神座,眼下的福利要差了许多——
500米以内的起步价降到了3.8元/单,迈克尔奥赫午高峰的补贴也只有0.8元,前几日的高温补贴仅有0.3元/单。“我算过,现在一单下来,平均价差不多5-5.5元,而过去能达到9-10元,单价低了,我们只能拼命加大工作量,为什么?因为以前每个月赚过1万元以上,现在总不甘心倒退了吧……”
  
见小王一说,边上的外卖小哥也跟着附和:“对啊盱眙怎么读,但是现在每天跑上14个小时,每周任务都完成,每个月到手也就7000元左右,怎么都上不去了!”
不仅单价跌了,大家发现,“点我达”平台在计算里程数方面也有一些问题。“平台显示送达距离是4.6-4.7公里,但高德地图导航过去,就有5.6公里,这种情况太多了,后来我们发现,平台测的是直线距离,宁波桥、河这么多,实际距离肯定是超过那个数字的啊……”
除了单价和距离的问题,外卖小哥还将面对顾客的投诉和差评休夫王妃,他们坦言,这是最影响实际收入的。
小沈上周因为将外卖放在了公司前台,遭到了投诉,“因为这家公司不让我送进办公室,就说放在前台,会转交给顾客,那我就放着了,然后过了几分钟后,我就被投诉了,一下扣掉50元。”
小王说,恶意差评的顾客也不少,上周他弟弟因为路上拥堵,跟顾客说要推迟两三分钟到,询问是否可以提前点击送达,顾客答应了,但之后又来投诉,最后他的弟弟连申诉机会也没有,被扣了70元……
“我送得久了镜面人,知道一些套路了,很少遭遇投诉,但有不少人平均每个月会被扣个200-300元,我们完成每周任务,也就奖励200多元,可一两次扣罚,就抵上奖金了。”
说到周任务,他们也有一肚子苦水戏答的意思,同样跑了1年多的李先生说,“点我达”平台会根据每个骑手上周完成的任务量,派发下一周的任务,上周他完成了248单,这周他的任务数就被加到了268单。
除了订单总量,平台还规定,在线天数≧6、订单超时率≦3%、取消率≦8%,只有完成这所有指标后,才能拿到每单1元的奖金,即268元。
不堪压力曾停工施压
希望平台多考虑配送人员权益
这一系列要求,让大家倍感压力,像他们这些专职配送外卖的,每天从凌晨2点跑到晚上8点吕传赞,也赚不到1万元/月,眼看着天气越来越热,部分外卖小哥也做了一些不理性的举动。
5月14日及之后几天,他们当中有人决定“歇一歇”,也有人在一些餐饮店内,怂恿还在配送的外卖员一起停工,给“点我达”平台施压灵魂忍者。

“我们真的太不容易了,每天冒着生命危险在送外卖啊……很多电动车事故都发生在外卖员身上,对于我们,时间胜过一切,有的人在发生事故后都来不及处理,就赶着继续去送外卖了夜聊吧,因为交通扣罚对我们来说,完全没有顾客的投诉被扣钱来得多引雷火箭。很多保险公司,因为我们是高危职业,都不愿意让我们参保。”
说起这些,他们觉得很心酸,“点我达”初入宁波时,因为人手紧缺,推出那么多补贴和福利,现在人手多了,就开始克扣他们的工资。而作为给平台配送的“临时工”,他们甚至没有去劳动保障部门申诉的权利,因为他们跟平台间只是兼职合作的关系,工资薪酬也是做一单结算一单,未缴纳五险一金,并无任何劳动合同方面的约定,一旦在劳动中发生工伤事故,劳动权益没法得到保障。
而由于拉动人员停工的行为,目前他们当中有几个人被平台强制封号天下第一媒婆,任师傅就是其中一个,他说自己一度工作到了5月13日深夜11点,但14日中午却被封了号,页面显示,他账户内的1175元余额也无法提现了。对此他非常生气:“这都是我辛辛苦苦跑单赚来的,他们说封就封,那我的余额怎么办?”
有几个外卖小哥还跟记者反映,“点我达”平台的操作,实在令他们无语:“在我们给他们施压的那天中午,他们为了激励我们去配送,单价从4.3元/单提高到了5.3元/单,而在我们恢复派单后利迪策惨案,午高峰才刚刚过去,他们又马上打回原来的价格,真的太可恶了!平台的管理方式实在是粗暴云开亚美啊!”
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记者在小金老板店外,看到的是歇业聊天吐槽的外卖小哥们,他们希望,平台能考虑配送的实际难度,考虑他们的诉求,让这份工作带来更多的幸福感尚赫紧致霜。

本文来源:朱青阳

本文地址:10345.html

关注我们:微信搜索“123456”添加我为好友

版权声明:如无特别注明,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