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青阳-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朱青阳

从今以后,只有死别,不再生离-锦书小说
第一章 冰棺里的女人
“祖丽.古纳尔……祖丽.古纳尔……祖丽.古纳尔……”在一声声低沉而有力的呼唤声中,楚子默睁开了沉重的眼皮,昏黄的光束打了进来,她只能望见一片亮晶晶的东西,耳边似乎还有窸窸窣窣的声响,和滴答滴答的声音,她后背的汗毛直直的竖了起来。她还以为这是在梦里,祖丽.古纳尔是谁?不是应该在浴缸里么?她觉得自己憋的慌,还有一股子从心底蔓延的凉气,难道掉浴缸里睡着了?她深深的闭上眼睛,期望着再次睁开应该是自己家的卫生间,浴缸里,她在心里默数了三个数“三二一”。再次睁开还是这里,子默深深的皱起了眉头王圆坤,憋闷的感觉更加的强烈了!她用手触摸到一片冰凉的墙壁,她又摸了摸四周,一尺见方全都是冰做的壁,这!难道是水晶棺?一股子寒气从心底蔓延开来,子默希望这个噩梦快些结束,她从小就被数不清的噩梦困扰着,梦里总是逃避着那些恶魔的追逐,带血的藤蔓,她总能梦到一个恶魔要吸自己的血!在昏暗的夜晚,一片无际的沙漠,自己筋疲力尽的躺倒在沙漠里。“啊!”楚子默突然仰头喊了一声烈血大将军,接着她耳旁便不断的响起自己的那一声“啊~”一声接着一声,她的心开始发冷,憋闷的感觉越来越重。她着急的拍打着上方的冰墙,这才发现这!这双手!不是自己的!那是一双白皙稚嫩的手,看起来也就十八岁的样子,自己虽然才二十多岁,但因为从小干粗活,年纪不大,手上却起了厚厚的茧,手腕关节也因为经常用电脑,骨节微凸,最最重要的是在右手拇指往上的地方有一颗朱砂。而这双手!完全没有一丝瑕疵,白白嫩嫩,葱玉一般,除了手上那串红色的玛瑙石,泛着诡异的红,貌似就是自己的。子默艰难的坐了起来,头还必须低下,她惊讶的发现,这个身体竟然有及腰的长发!而这衣服!这衣服!上好的苏秀,上等的丝绸面料,最最重要的是这个是女子的嫁衣,那抹艳丽的红刺痛了子默的眼。她曾经以为自己会嫁给那个人,在网上搜了很多嫁衣的图,其中就有这一件,可是临出嫁前,他给她说“子默,我们八字不和啊,算命先生说我不能找阴气太重的女人,不然活不长的,你还是重新找一个好男人嫁了吧。”她恨透了那个男人!连带着也恨透了这火红的嫁衣!如果重新来过,一定不会再爱谁了,爱好自己便好!她摸着闷闷的胸,大口的喘息着,难道要被憋死到里面才会醒?子默突然想到既然穿着古代的衣服,那头发上是不是应该有发簪?她激动的用手触摸着自己的头,发现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把那一堆东西从头上摘下来,果然看见一枚亮晶晶的凤头钗。她拿起凤头钗就往冰壁顶上的拐角上直戳,等到她累的满头滴汗的时候,终于看见巴掌大的洞,深深的吸了口气,她又往另外几个拐角移去。一个小时之后四周终于松动了,她一个使劲,只听“咔”一声冰棺的盖子终于开了,子默深吸了一口气,从棺木中爬了出来。这果然是一个墓室,空气中散发着沉闷潮湿的气息,她看见墓室四角都镶嵌着着一枚大大的夜明珠,发着暗暗的光,一丝丝的寒风从地底下冒出来,墙壁不是正宗的乳白,有点像米黄色,整个墓室内被朦胧的黄光所笼罩,顶上不时有泛着黑的大水珠往下滴,室内响起一串“嘀嗒……嘀嗒”的声响。她转过身看见装着自己的水晶棺壁上轻轻的纂刻着一行小字“古纳尔家族第二百代传人:祖丽.古纳尔,嘉庆年四月。”她疑惑的皱了皱眉头,牙齿不由得打了下寒颤,似乎梦里听到有人一直在喊着这个名字,她睁开眼睛,便莫名其妙的来到这里。摇了摇头,她把比较值钱的小东西收到怀里,便打算先离开这个阴气森森的鬼地方。子默学着电视里那些盗墓的人,在墙壁上找了半天开关,最后找到一个凸起,她使劲的把凸起按下,等了半天,却一点反映也没有,子默的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忽然她又跑去那四颗夜明珠那里,左瞧瞧,右瞅瞅,最后决定北面的那颗!嗯,她用劲转动那颗珠子,“滋滋滋”,那颗珠子所对的墙面裂开一个通道,昏暗的通道泛着点点黄色的光晕。她顺着那条昏暗而又潮湿的走道,越走越深,昏暗的走道里传出一步一步的踏踏声,子默的神经绷到了极点,她总是听到有一个脚步声不是属于自己的,可是当她停下来之后,那个脚步声也消失了。她快一点,那个步子也跟着快一点,她慢,那个步子也慢,她心里默念着“阿弥陀佛,不要跟着我。”便加快了步子,这时耳边又响起了那个低沉的仿佛从地下冒出来的声音“祖丽.古纳尔……祖丽.古纳尔”她的步子开始不听使唤的往前走去,那个紧追着自己的脚步声也在自己身后,她突然转过身,可是什么都没有,不!有一双脚,一双穿着红色绣花鞋的小脚!她不敢看向自己的脚,她开始飞快的往前冲,她听到后面传来了一串“咯咯咯咯咯”的笑声。一滴湿嗒嗒黏糊糊的液体滴落到子默脸上,子默下意识的用手抹了一把脸,她看到自己的手上沾上一种绿色粘稠的液体。“啊!”她转而望向头顶,她猛的尖叫了一声。“啊…….”幽暗的地道里一直重复着一声接着一声,其中还夹杂着几声“吱吱”钱学榘,你难以想象她究竟看到了什么!那是一只巨大的老鼠,不对没有那么大的老鼠,那老鼠呲着长长的牙齿,从嘴边流下那恶心的绿色液体,它看见子默望着它的一瞬天和骨通贴膏,甩动着它肥胖的大身子快速的消失在了昏黄里,只剩下悠远的“吱吱”声!子默用大红的嫁衣使劲的蹭自己的脸和手,一边蹭一边往前走去。“祖丽.古纳尔……祖丽.古纳尔!”声音越来越大,子默终于来到了声音的源头,她推开了那扇门进去之后,声音乍然而止,身后的门也关闭了,她没看见那双跟在自己身后的红色绣花鞋。拍了拍胸口,深呼了口气,她才看见,这又是一具冰棺!棺里躺着一个男子,二十七八的样子,微粗的眉,英挺的鼻子,微翘的嘴,除了右眼底下的那颗醒目的滴泪痣,泛着诡异的蓝,只见他也穿着一身的大红喜服!安静的躺着,子默不禁看的有些痴了,不过长的真的是不错。她走近冰棺,只见冰棺上纂刻着一行小小的字“万萧国二皇子萧祁然,嘉庆年四月。”,她望向冰棺里的人,有一种冲动在身体里疯狂滋长起来,心里一个声音在告诉她,走进他,走近他!她觉得自己的身体不受自己控制一般,她缓缓的推开冰棺,手抚上了那人长长的睫毛,当她触碰到他的那一瞬间,冰棺里的人,睁开了眼睛,深蓝色,子默的心腾一下跳到了嗓子眼,她急急的往后退。怎料,那人一把拽住她的胳膊,一个使劲就把她拉进了冰棺里。一个冷冰冰硬邦邦的身体在自己身下,还没等她说话,那个身体便一个翻身压在了子默身上,子默惊恐的望着那双空洞的眸子,未来得及开口,就看见那人伸开长长的獠牙,对准自己的脖子就咬了下去。疼痛刺激着子默,她着急的想躲开,却奈何怎么也躲不过,只能眼巴巴的等着他吸完血,一股剧烈的疼痛刺激着子默的大脑,没一会儿她便晕了过去,晕倒前她听到男人低沉的声音响彻她的耳畔“祖丽.古纳尔,一万年了,我终于等到了你!”等子默再次醒来,她悲催的发现自己还在冰棺里,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竟然一点痕迹都没有,难道自己刚刚是在梦里做梦?可是痛楚却那么清晰!她从冰棺里爬出来,不对,这个是他的冰棺,这里有六颗夜明珠!她走向北面的那颗,使劲转动“滋滋滋”,又是一阵声响,有一条通道,这次她没有停留,顺着那个通道疯狂的往前跑去,昏暗的灯光打在地上何清涟,她瘦小的身子在影子中被拉长,她能听到呼啸的风声,心里一阵子惊喜,有风的地方就离地面不远了。
第二章 失魂母子
等子默从地下爬出来时,已经过了个把小时,她趴在一颗大石头上,大口的喘着气,精疲力尽的她望着晴空万里的天,一抹苦笑爬上了她的脸,等她看向地面的时候,脸部不由得抽了抽,那丝苦笑也没有了,任谁看见一地的尸体也笑不出来,子默看着那些躺在一起的死人,心不由得一紧。她走到一个十几岁小男孩那里,手抖着扒拉下他的衣服,躲在一旁脱下自己的新娘服,换上那件,还挺合身,把自己的衣服披在小男孩身上,默念了句“小弟弟对不起,姐姐借你衣服一用啊。”她手拍了拍胸口便转身离开了。没一会儿,子默看见了一条河,她口渴的不行,便舀起河里的水开始喝,喝过之后又洗了把脸,这才注意到河里的自己,这不就是十八岁的自己么?不过皮肤好像比自己白皙了不止一点点,她狠狠的掐了把自己,“啊!好疼!”不会吧金荣中国,自己真穿越了!还倒霉的穿到了一个殉葬新娘身上?她又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貌似还被那个男人咬了一口,被吸了好多的血。子默心想不会在这个鬼地方待一辈子吧隋血?她是阴年阴月阴时出生的极阴之人,小时候就能看见乱七八糟的脏东西,每天晚上都会在梦里被那些东西缠身,可是从小受到的都是无神论教育,她都以为那是自己的幻觉,如今自己穿越到这个祖丽.古纳尔身上,她才觉得或许过阴的人,真真的是劫难!没一会儿,子默听到河对岸有微弱的呼救声“救命啊!救命啊!”声音由远及近传来,在这阴森笼罩墓林时显得有些不真实,子默四下打量起来,心里存在一丝庆幸,居然还有活人,但是内心却还是恐惧,心里发毛,这敢许是一种本能.子默踩着微浮于水面的石头跑了过去,她恍然发现自己竟然可以用身轻如燕来形容,没多想就全速的跑向呼救的声音去了,等她到了那里,她看见那个小男孩旁边躺着一个人,一个女人,应该是男孩的妈妈,他伤心的一抽一抽,听到子默过来,他忽的转过头,那是一张怎样的脸,子默的心抽搐了一下。她甚至后悔自己会同情心泛滥跑过来,只见男孩转过了头望向了子默,苍白的小脸!浓重的黑眼圈,泛白的嘴唇,他微微张开口一笑,露出了两颗獠牙,然后转身对自己母亲讲“娘亲!她终于来了!”然后发出了“桀桀”慎人的笑,一股子寒风从四面八方涌向子默。子默看见他妈妈从地上爬起来,及地的长发拖沓着,你看不到她的脸,只能看见一抹煞白,她对着儿子机械的讲“儿子,去把她抓回来。”子默的心突突的跳开了,眼皮也跟着打架飞越长生。“不,不要!”子默使劲的往前跑去,可是那小男孩始终在后面跟着,她从未有的讨厌自己泛滥的同情心!这一次,竟然要被一个小鬼欺负!凌冽的风在耳边呼啸着,她用平生最快的速度奔跑着,忽然前方一块石头,她来不及变换方向,便直直的撞了上去,摔倒在地上,她大口的喘息着,她想着左右不过一死,死也要死个明白,看见小男孩过来,她对着他喊“停!停!你要捉我可以金湖人才网,先回答我几个问题。”于是小男孩就站在离她五米远的地方等着子默问话。“你知道我是谁?”只见那小男孩扬起阴森森的眸子低低的说“祖丽.古纳尔!万萧国唯一一个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阴女!”“我是为谁殉葬的?”一声桀桀的怪笑声后小男孩微眯着眼睛望着她“天呐,这个你都不知道,你丈夫是万萧国二皇子萧祁然,皇后唯一嫡出的儿子!可惜了,自从八岁那一年跌落悬崖被救起,再没醒过,国师讲必须找一个阴年阴月阴日阴时的人和他结阴亲,把他身上的阴气都吸走,他便活了。可按道理讲你应该必死无疑啊。”原来自己就是一工具啊!该死的万萧国!“你来捉我吧!”子默闭上了眼睛,等着那男孩的袭击,她可以听到小男孩慢慢靠近的步子,一步两步,越来越近,“啊”“啊”胳膊上一股子钻心的疼痛使得子默不由得喊了出来,伴随着自己的喊叫,子默听到一个低沉而又稚嫩的声响。她疑惑的张开了眼睛,发现自己的胳膊上有两条血印子,而小男孩在地上痛苦的打着滚儿,子默刚想上前看他怎么回事,“你不——不要过来!”男孩两只绿幽幽的双眼猛然的凸出来,像两只肉球,然后痛苦的跪在地上抽搐艰难的从牙缝里挤出:“祖丽.古纳尔,你——你离我,我远一点,我不捉你了。”子默心下疑惑,犹豫着要不要离开。她在离男孩五米远的地方停下了,疑惑的望着男孩“你这是怎么了?你和你娘亲为何非要捉我呢?””离我远一点!”男孩望了眼子默,眉头锁了锁,最后还是说了“其实我们不是所有人都捉,我们只是需要你的至阴之血。”“需要我的血?”子默疑惑的望着男孩。男孩点了点头“对,我和娘亲被奸人所害,死前还被勾去一魂,因为三魂七魄少了一魂,我和母亲入不了阴间,也投不了胎,只能在这荒郊野外等待,而你的血是至阴之血,刚好可以给我们重塑阴魂。”“你刚刚不是要扑过来咬我,是为了取我的血?”男孩又点了点头。“我和娘亲等了这么久就是为了等你。”子默皱着眉头似乎在思考要不要给“要的多么?现在给你就可以了么?”似乎想知道小男孩讲的是不是真的,子默慢慢的靠近他“别!别!你别过来,你身上有辟邪的宝贝,我不能近你的身,我刚就是被你身上的宝贝打了一下!”宝贝,子默瞅了瞅自己身上的破衣服,怀里虽然揣了点金银饰物,可也没什么宝贝啊,忽然,她看见了一抹艳丽的红,对了怎么把它给忘记了呢?这串红色玛瑙石手链,前世里,她跑到路边摊,一眼就被那抹鲜艳的红给吸引住了。结果一咬牙花了一百块钱买下了。不会就是它吧?子默伸出胳膊仔细的观察着手腕的那串珠子,此刻泛着诡异的红,似乎比原先更红了!“啊!就是它!刚我被一阵红光弹开,就是这个红!”那小子盯着红色串珠激动的说。子默赶紧抹下袖子,暗自庆幸自己有个辟邪的珠子。她转过身问“对了,你们鬼不是最怕白天么?你们怎么敢大白天出来?”那小子圆睁着眸子,惊讶的看着子默“白天?五粮液黄金酒价格哪里有白天?这不是晚上么?”一股子寒意瞬间冒到了子默的大脑力,她浑身打了个寒颤,大脑也瞬间短路了。
第三章 迷林
有那么一瞬间,子默觉得头皮发麻!晚上?她微闭着眼睛,想让视力再清晰一点,这次默数了三个数之后,子默睁开眼之后赫然发现:四周一片漆黑,这漆黑中她看见了一双亮晶晶的眸子,和惨白的小脸!她的心忍不住揪到了一块,不是大白天么?怎么又回到了晚上?子默现在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一定要离开这个鬼地方!子默望向小男孩,用祈求的目光对着他讲“你能帮我离开这里么?你只要帮我离开这里,我就给你我的血,你和你娘亲就可以超度了。怎么样?”“那你跟着我来。”小男孩眼里闪过一丝狡颉。依旧是来时的路,不过却因为到处都是黑漆漆一片,偶尔风吹过树叶,响起一串哗啦啦的响声,子默嘴里嘀咕着“不怕不怕,我不怕。”牙齿打着颤,跟在小鬼后面走着。不知不觉,她跟着小鬼左转右转转了好几圈,最后还是发现自己在原地!她看见地上自己扔的碎片衣服,当初就是为了怕迷路才撕了一片衣角扔在了原地,这会真是哭笑不得了。她咬了咬嘴唇皱着眉喊了下那小鬼“喂!我们又回来了!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小鬼讪讪的摸着脑袋说:“祖丽.古纳尔!我在这里都待了几十年了!除了墓地里,冰棺里的那只老鬼,还有我娘亲,没有人比我对这里还熟的!”“啊?冰棺里的老鬼?那一只?”子默看到那只小鬼瞬间捂住了嘴巴,眼神闪过一丝恐慌。子默心中有了料想“喔……我知道了!”“你知道什么了?我可没告诉你萧祁然就是那只老鬼!”“噗,小鬼,萧祁然不就才二十多岁么?”“啊!你诈我!太可恶了!”只见那只小鬼不停的跳脚。等子默笑够了她才转而又问“你真不打算告诉我?我可是打算去帮你和你娘亲重塑阴魂的!”那小子思虑再三之后说道“好吧!祖丽.古纳尔,我把他的身份告诉你之后,你就得帮我和娘亲!萧祁然其实早都死了,在他八岁那年跌落悬崖之后,他就死了,在他体内存活着的是一只万年尸蛊!它必须要食至阴之血,才能成人苏醒。俗语男为阳,女为阴。”缓了口气接着说道“而你又是至阴之人,所以你的血可以唤醒他。还有一种说法,不过记不清了,听说你们家族好用自己的精血养蛊,而至阴之血养出的蛊尤为珍贵,那只万年尸蛊说不定就是你家哪位祖先养出来的,他现在霸占着整个会阴山!而我们似乎困在它的阵里了……”“那它要是喝了我的血?它是不是已经变成人了?”“八成是吧!”子默懊恼的揉了揉自己的脑袋,竟然把一个万年的蛊虫救活了!真真的自己作了!她对着漆黑一片的天空,放声大喊起来“萧祁然!萧祁然!你个混蛋!快出来!喝了老娘的血还把老娘困在这里!萧祁然!你给我出来!啊啊啊啊啊绿茵之王!萧祁然,我恨你!”喊的累了,子默一屁股坐在地上,她幽怨的盯着离自己不远的小鬼,捡起一块小石头就狠狠的向他砸去,结果石头穿透了他的身体,狠狠的落到了地里。子默不敢置信的又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自己的力气何时这么大了,她又捡起一块石头使劲的往地下扔,又是一样,又深陷进去了。她摸了摸自己的小手,漆黑的夜里,寒风凛冽的吹着子默紧紧的缩成一团她看向不远处那只可怜的小鬼不禁问道:“小鬼,你说你和你娘亲是为何被勾去一魂的?”那小鬼翻了翻白眼,以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看了子默一眼“祖丽.古纳尔,要不是这里除了我娘和你,没有别的女人了,温翠苹我真怀疑你到底是不是祖丽.古纳尔了?”子默脸上堆着笑对着小鬼说“我前几天摔了一下,脑子失忆了,除了知道自己叫祖丽.古纳尔以外,什么都忘记了。你都知道些什么?”小鬼看着子默说了句“你真的失忆了?不过你和传闻还真是一点都不像啊,以前你特别冷漠,从来都不笑,所以别人给你起了个冰雪祖丽的名字医妓·荣华馆,现在看看挺活泼啊。万萧国有一个万泉山,万泉山上住着一个老头,老头给自己封号须眉道人,可解天下惑,可助天下事,凡是找他帮忙解惑的均要向起贡献三魂七魄之一。”子默一幅明了的点了点头“奥,那你和你娘向他求什么了?”那小鬼瞪了子默一眼接着道“你知道什么?是我父亲为了功名去求的,最后那须眉道人收了我和我娘的魂魄!”“那国家都不管管那人么?那不是害人么!”“管,怎么管,须眉道人似乎和万萧国的历任皇帝关系都匪浅!”子默看见小鬼攥紧了拳头,咬着牙齿,愤怒的回忆着。那泛青的眸子闪过一片狰狞,子默突然觉得四处的寒风呼啸着灌进自己的衣服里泰森咬耳朵。难道真的要丧命于此?子默不甘心的挽了挽衣袖,手上拿起一把簪子,防备的看了眼那小鬼,他的话只能信一半的一半。“你走我前面,我说哪个方向,你就走哪个方向。”说完捂了捂心口,当她面对鬼的时候才明白这真的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小鬼听话的起身等待着子默的指令,子默望着天空的新月,现在是上玄月,月面向西,我一路都像西就不信我走不出去!“走那个方向。”子默小手指向西方,还不忘用发钗在一棵树上刻上一枚五角星,而中间的星角刚好指向西方。小鬼在前面悄无声息的走着,寂静的夜里只能听到子默嘎吱嘎吱踩在树叶子上的声音。走了约莫十分钟,子默听到了河流声,心想着应该快出阵了吧。还没来得及高兴,她听到前面小鬼一声喊“娘亲!”只见前面不远处,在树叶斑驳中一白衣女子,低垂着头,一头长发滴落到地面,子默感觉那头发似乎在变长,往着自己的方向延伸,那女子口中发出“桀桀”的怪笑声。子默觉得头皮一阵发麻,浑身打了一个趔趄。那小鬼转过头,用他发黑的眼睛直愣愣的盯着子默,嘴里慢慢的吐出几个字“我娘亲来了,哈哈哈哈哈,又有好吃的了。”

本文来源:朱青阳

本文地址:10383.html

关注我们:微信搜索“123456”添加我为好友

版权声明:如无特别注明,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