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青阳-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朱青阳

从塔城到伊宁:湖泊、针叶林、彩色小屋-CFCC

两日行程示意图
上图是7月26日和7月27日的行程示意图。因为原先设想走的塔城至阿拉山口的边境公路封道(Z807—Z806—Z804段),所以我们没去成察汗托海牧场军情快报,只能走常规路线(S222—S317—S221—S318)经裕民、托里前往26日的终点阿拉山口。27日因昭苏举办“天马节”,过于热闹,我们将终点改为伊宁。五道口酒吧原先的计划是个“骨架”,但是这个“骨架”是建立在对相关细节有细致了解的基础上,所以需要临时改变计划时也没有造成什么慌张和不便。虽然计划有所变更,但是这两日见识到的风土人情依然很好。
一 从巴尔鲁克山边缘走过
巴尔鲁克山并不是很出名惜双双,但是说起歌曲《小白杨》,就无人不晓了——《小白杨》的诞生地就在这里。1983年梁上泉来到巴尔鲁克山上的塔斯提哨所,有感于一位锡伯族母亲送当兵的儿子白杨树苗,鼓励他好好守卫边疆的故事,遂写了这首歌曲。1984年歌唱家阎维文在春晚上献唱此歌,从此《小白杨》传遍大江南北,成为一首具有时代感的军旅歌曲。
26日一早,我们告别美丽的塔城和热情的塔城朋友,前往口岸城市阿拉山口。在塔城至裕民的省道旁,是一望无际的收割后的麦田,空旷且幸福,诉说着巴尔鲁克山雪水曾经的恩惠。由于临近巴尔鲁克山的背风坡,气候渐渐变得干燥,裕民到托里一路开始麦田和草原相间。这期间的道路几乎都是直线,并且限速严格,不免感到漫长。托里至阿拉山口的S318有一段是山路,我们寄摆脱困意的希望于此,而且翻过这个巴尔鲁克山的小分支就是目的地阿拉山口了。在临近山路的时候,路边出现了一个小湖,湖边有牧民在放羊,我们决定在此停车休息,看看湖泊和牛羊(后来居然居主提起,此湖就是巴尔鲁克山与玛伊勒山之间的沙孜湖)。这个湖泊和喀浪古尔水库一样,水位已经很低了。当我们拿着相机走向湖泊的时候,远远看见有人骑马朝我们飞奔过来。一开始我们还以为是牧民不允许我们拍照,到眼前才发现骑马的是两个大约七八岁的哈萨克儿童。他们热情地问我们要不要去他们家喝奶茶,说他们家就在湖边。由于赶路的时间比较紧张,我们只能遗憾地错过了。我们十分惊讶于他们的骑马技术,因为之前有过在祁连山骑马的经历,深感驾驭马匹的困难,便问他们是什么时候开始骑马,他们说是三岁。
巴尔鲁克山的这个支脉非常干燥英杰传说,一路都是光秃秃的山,零星长点耐旱灌木。“巴尔鲁克”是哈萨克语,意思是“富饶,无所不有”,似乎和我们眼之所见非常不同。我想,我们见到的干燥贫瘠应该是巴尔鲁克山“无所不有”中的一“有”。此次时间不够,争取下次再来细玩。
下山的长坡弯道很多,拐过一个弯后,前方的天空中出现一大团水汽,我知道这是因为艾比湖不远了。大约30分钟后,艾比湖仿佛远方的大海出现我们眼前。湖边的风车和路边的注意横风标志都在说明阿拉山口的特色——大风。






二 艾比湖朦胧
阿拉山口是一个由口岸贸易兴起的现代化小城,位于阿拉套山与巴尔鲁克山的隘口。“阿拉”是哈萨克语,意为“杂色”,阿拉山口这个名字是从“杂色”的阿拉套山那里来的。我们只是在阿拉山口过了个夜,第二天一早便前往昨日让我们魂萦梦绕的艾比湖——这个新疆最大的盐湖,就在阿拉山口的南方。
由经验丰富的居然居主带路,我们穿过S205旁的一个铁路涵洞,直接走到艾比湖边。或许是阴天加上清晨空气不大流通的缘故,整个艾比湖都是朦朦胧胧的,有点像江南的太湖。水美不美,除了水本身,最主要的就是看天了,天公不作美,再好的水也黯淡。
艾比湖是个尾闾湖,博尔塔拉河、奎屯河、精河等,给艾比湖带来水和盐分。由于蒸发强烈(“艾比”为蒙语“向阳”意),在艾比湖畔形成了一大片盐碱滩涂傲慢膏药狐。我注意到湖边的堤坝内有一些干水草呈“井”字形,正在疑惑是怎样的波浪会使水草呈现这个模样时,居然居主说这是艾比湖的盐田——水位比较高时,在湖畔放下水草,隔成一个个小田,等蒸发后,水位下降,盐分就会析出。
随着太阳升起,雾气有些减弱,艾比湖开始露出一点蓝绿色,湖边的盐渍像一面面小镜子反射着阳光惊世大预言。这里绝对是我们这几天旅行以来太阳辐射最强烈的地方,阳光像千万根灼热的针扎向皮肤,我们赶紧躲回车上继续前进,并对“大西洋的最后一滴眼泪”的天气充满信心。




三 赛里木湖与果子沟
因为赛里木湖已经被开发成了一个“著名景点”,所以我们在行程表上把它列为一个途经点,而不是停留点。“赛里木”是蒙语,意为“山脊梁上的”。由于这里差不多是大西洋暖湿气流能到达的最内陆的地方死神汉克,所以赛里木湖有“大西洋的最后一滴眼泪”这么个时髦而浪漫的说法。
驶出博乐大约一个半小时,312国道的车流开始变得缓慢,预示着有风景使人们流连。不得不承认,虽然赛里木湖已经被开发了,但她本身还是异常美丽的。第一眼看到赛里木湖,我们都被惊艳到了:整个湖泊呈现出一种奇异的蓝色,蓝中含着绿的可能,似乎同时具备明亮和幽深两种相反的特点;湖畔有一些悠闲的牛马,构成最好的点缀;远方的山脉也倒映着蓝色,整齐的针叶林开始隐约出现,空气变得凉爽和湿润,如此美景是会造成言语困难的……这满溢的蓝使我感到眩晕,一闭上眼,满脑都是恍惚闪烁的湖泊,艾比湖带来的灰色感完全被消弭了。
虽然赛里木湖被圈了起来,但是其燥热程度还完全比不上青海湖和喀纳斯湖,所以接下来要去新疆旅行的朋友还是可以将其设为一个停留点的。如今的旅游开发者总是赚钱心切,一副“此路是我开”的姿态,对游客进行“勒索”;胡乱设计的栈道、纪念碑、雕像和美景完全不协调。因此身边的宽哥提出“旅游要乘早,没钱就贷款” 的观点,想想也是有些道理。很多人都想着等赚够了钱再去旅游,结果旅游开发的速度远远快于赚钱的速度,等赚够了钱,景点早就废了。本想去青海湖、喀纳斯、张掖丹霞接近自然龙阳逸史,寻找诗和远方,可是到现场却发现视觉的大部分都是燥动的人山人海。“玩”是需要勇气的黄氏延绿轩,人们会因对未来的忧患而失去了“玩”的能力,我拒绝向这种现象屈服。拥有“玩”的勇气是“年轻”和“成熟”的一个标志。
穿过赛里木湖隧道,便进入果子沟地界,主题由湖泊转换成针叶林。果子沟大桥是个重要的工程逆转流星,它很大程度缓解了伊犁河谷出入难的问题。我是个有森林情结的人,森林对我而言意味着美丽、危险和养育,每隔一段时间,我就会想去林中走走。因此,相比宏伟的果子沟拉索大桥,我更多的注意力是在果子沟谷底和山坡上的那些齐整、高耸的针叶林上——这是此次西北之行第一次看到针叶林。由于地形和水分的差异,针叶林和草场相间分布,这场景让我想起罗马尼亚老电影《达契亚人》的开头,美丽的梅达和英俊的考缇佐就是在和果子沟一样的场景中尽情地赛马,无忧无虑地猎鹿的。








四 惠远古城边缘的彩色小屋
中饭时间我们正好途径霍城县,于是决定拐进惠远古城去吃顿中饭。这座城是乾隆皇帝当时为加强伊犁的治理而设立的麻凯,“惠远”有“大清皇帝恩惠远方”之意,后续成立的还有惠宁、绥定、广仁、宁远、瞻德、拱宸、熙春、塔尔奇八城。
进城时我们发现古城边缘的民居非常有特色,色彩活泼明快。由于饥饿难耐,我们就继续前进了。开到一座中式的钟鼓楼附近时,我们看到一家墙体刷成紫红色的农家小院。我们直接定了这家。农家乐的老板很朴实,不断地强调他们家的菜很大盘撒拉嘿哟,一开始先不要点太多杈杷果。“大盘”是新疆菜的一个特点,一路过来我们已有见识。新疆餐馆还有一个特点是上菜就尽量一起上,宁愿让客人多等一会儿,也不愿烧一盘上一盘。吃本来就是要调动整个躯体,让肠胃全部活跃起来,才有益身心健康的,畅快吃饭是畅快生活的重要基础,所以我在餐馆里看到的当地人都很畅快。相比之下,杭州的菜就很小气,勾起胃口了,又断断续续供菜;开始吃了,量又太小。面条么经常让大老爷们很尴尬,一碗面太少,两碗面太多;菜么还经常会标注重量,比如XX克盐水鸡、XX克熏牛肉,搞的非常精致。问题是,精致的基本前提是食材要好,论食材的天然性及口感,杭州的肉实在是没法和新疆的比。
乘着农家乐老板烧全桌菜的时间,我、K、李威三人打算跑点回头路去看看古城边缘的那些民居。古城的主要景点是伊犁将军府、钟鼓楼和文庙,这些可能对新疆的游客会有吸引力,我们是连去顺带看看的兴趣都没有,更何况这些景点大部分是重修的了。古城的街道非常空旷,只有一个喇叭在放着慵懒风的民族音乐,大部分人家都进入午休时刻了。古城边缘这些彩色的小屋一般都是一层或者一层加个小阁楼,轮廓很简洁,不如塔城的俄式建筑复杂;屋顶和塔城的相似,大多采用红色铁皮屋顶;相比轮廓,墙体颜色则很自由和明快,根据主人的喜好刷成红色绿色粉色紫色(不像我们这的新农村是统一刷、清一色),于较为统一的制式中体现个性;护窗板、窗眉、檐口线的雕凿比较精细,这是当地人审美的焦点,这样整个房子就有繁有简;几乎每家都有一个小院,有几家没关门的,我们凑近看看,发现都种满了葡萄,在荫凉的葡萄架下小睡是多么惬意啊!这些民居还有一个特点就是会把门柱的勒脚沿墙体方向造得比较凸出,尽管门前已经摆有长板凳了。看来当地人非常喜欢和亲朋好友在家门口坐坐,缓解工作和家务带来的辛劳,看看街上的风景猪猪猫,聊些实际又欢快的事情。在人比较多的时候,门柱勒脚的凸出部分就会派上用场了,既可以直接坐,阎晶晶又可以在上面架木板。
差不多走到道路尽头时,一个坐在家门口看街景的老奶奶招呼我们去她家坐坐。她家的小院很整洁,也是种满了葡萄。老奶奶年纪很大了,说话和走路都很缓慢。她不大会说普通话,我们大致听出她已经85岁了,是维吾尔族,一个人生活在这个屋子里,很喜欢年轻人。她还好几次断断续续地提到“喝茶”、“吃葡萄”这两个词,我们非常感动。这种热情可能在表面上并不是那么流畅和热烈,但我们真真切切感觉到一种很纯粹的友好。
就冲这些美丽的屋子和屋子里友善的人们,惠远古城值得再来。











【2018干燥之梦系列】
03 | 塔尔巴哈台浓烈(续)
02 | 塔尔巴哈台浓烈
01 | 干燥之梦将启

骑上眼睛这匹野马
去发现、去表达、去保留美好的事物

本文来源:朱青阳

本文地址:10395.html

关注我们:微信搜索“123456”添加我为好友

版权声明:如无特别注明,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