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青阳-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朱青阳

从周先生二三事-耕之堂雅集
编者按:导师任平教授回忆录之一。
从周先生二三事
任平
初次见到陈从周先生千斤后娘,还是在1962年,上海,浦江饭店。那时我才小学四年级。父亲被聘为《辞海》修订本语词分册的主要编写人。根据周总理的指示、国务院的安排,编《辞海》的都是一流的专家学者,所以生活待遇是比较好的。每日三餐大圆桌,有鱼有肉,中西搭配。这在三年困难时期,是很不容易了异界混沌修神,是国家对高级知识分子的礼遇,可叹、可赞。
正值暑假,母亲去了苏北老家,父亲将我带到上海。同行的还有也在编写《辞海》的蒋礼鸿先生的儿子蒋遂。他比我还低一个年级泰坦魔芋。小孩子到了浦江饭店,除了做作业,就是吃、玩。那客厅里飞翔的纸飞机,就是我们的身影。
有一次父亲让我画一匹马,说要送给一位画家,所以要认真画。马,是我从小最喜欢画的,曾模仿过徐悲鸿画的马,还像模像样,所以也是父亲认为“拿得出去”的。不久,父亲说,那位画家也有画送你呢!,于是,我们应邀去外面的一个餐厅吃饭,席间虹萱,那位画家拿出了他的作品。亚特兰蒂斯少女啊,是一幅《雏鸡图》。三只毛茸茸的小鸡在争抢着什么。那笔势墨韵,十分到位十分生动。
都知道从周先生是一位书画家,这幅画和上面的题款,让我知道了“陈从周”的名字,知道了他妙笔生花、格调高雅的艺术作品。画上还有长长的题款:“回忆十六年前曾写雏鸡图校花我爱你,心叔师为题古风一首其上,此情宛在目前夏雨乔,适来湖上,见任平兄画马,新莺声清,他日必张吾道也。属写小幅,即请指正,并卜心叔师一笑。壬寅夏初,从周。姜柔”字里行间,对我这“小朋友”赞许有加,鼓励恳切,更对老师尊重之至,一腔深情。又从中知道父亲是在杭州就已经将我画的马交给了陈先生,而十六年前就有父亲为那时的一幅雏鸡图题古风之事。可惜那首古风已经找不到了。
原来,从周先生在四十年代曾就读于浙江大学,读的是中文系。是随夏承焘先生和我父亲学古典文学和古代文献研究。多年来,他们虽是师生关系,但早已成了挚友,常常诗文往来,又都爱好书画,常有雅聚。
父亲去世后,从周先生悲痛之余,拣出自己珍藏多年的“高丽笺”,请同样是老师的蒋礼鸿先生书写《尘海楼诗词》。这批诗词,是父亲的自作自辑的结集。陈先生知道,蒋先生和我父亲是挚友,也是书法大家、诗词高手,请蒋先生书写,这实在可以成为纪念我父亲的“双璧”。长卷书成之后,从周先生又颇费了一番心思,请叶圣陶等名家在卷末题跋。叶先生的题句是一首《浣溪沙》:“曾共西湖酒数卮,骚心领略廿年迟。与钦深慕叹无施。 蒋抄何殊吴札剑,陈藏长托子期悲。交情生死见今时!”从中可知,父亲在二十年前曾与叶圣陶在湖上共饮,叶先生至今难以忘怀,但也为没有机会进一步深交而感叹。
而今这一诗词长卷,有蒋礼鸿先生精心抄录于陈从周先生珍藏宝爱的高丽笺,浸透了两人对任先生的深深情意。此二事,如吴札剑、伯牙琴,堪比生死之交、难得知音。后面还有其他先生和从周先生的题跋十滴水小游戏,使得这件长卷的艺术价值、文化内涵、文物价值倍增。陈先生视之若宝,为了使它长期保存并使得更多人得以观赏,于是将此长卷捐赠给了南方最大的博物馆----南京博物院。当时经手的院长是姚鼐。对我父亲家世颇为了解的从周先生,知道姚鼐先生与我家同里,都是江苏如东双甸镇的人。几年前我去双甸,才知道姚家和任家根本就是喝同一口井水的邻居,是世交。
“文革”的狼烟烧到了文化各个部门,南京博物院亦未能幸免付嵩洋。一片混乱之中,姚院长被迫自尽,而《尘海楼诗词》长卷,竟也不知下落。“文革”后期。从周先生多次询问南博对此捐赠品的收藏情况,均答曰无可查询。从周先生极为愤慨、惋惜,以上海市政协常委的名义写信给江苏省政协,希望督促查找。可惜再次查找也无结果。这件具有特殊意义的作品,集中了好诗、好字、好跋、好纸,还有陈先生一片好意、一腔深情,竟石沉大海杳无音讯。而陈先生在那几年也屡有不幸,身体渐弱,此事遂成悬案。所幸,父亲的诗词尚在,父亲的手抄本尚在。叶圣陶先生的那首《浣溪沙》当时就由陈先生抄录给了我,现在已收入《文心梅韵》一书。
对陈从周先生的感激之情,一直存于我心,也一直关注从周先生的著述和学术活动蒋军虎。后来读过他的著作《说园》的中、英文本,看到他在各个名胜古迹的题诗题联,看到他设计的“明轩”在美国落成,心里都有一份温暖和激动。是巧合,也是必来的缘分:有一次和浙江人民出版社的一位熟悉的编辑聊书法字帖的事,他说正在打算编辑出版陈从周的诗词集,问我能否注释。我觉得这是天赐良机啊,真心想做一点和陈先生有关的事呢。虽是刚从杭大中文系研究生毕业不久,自感水平有限,但原来就有的那份感情,促使我“勇敢”地接受了这个任务。
《山湖处处》收了陈先生访园、造园、巡游各地过程中写的210首诗词。首首真情实感,字字珠玑灿烂,有史有事,情景交融而又不失学术的判断,加之语言生动、诗味浓郁,声律准确、铿锵动听百贝宁,读之皆成享受。我的注释仅仅是对所涉及的名胜做一些地点和背景的简要介绍,引证一些资料,对一些罕见的词语做简要的解释,未敢做任何的点评。在读、注的过程中,如随先生游园抒怀,如闻先生浅吟低唱,如沐春风,如饮甘醴。
陈先生的诗词,我体会有如下特点:1、涉及面广。凡国内著名园林胜迹,皆有记述,尤以江南园林为著。苏州、扬州、杭州、绍兴、宁波、嘉兴的园林,自是先生原本熟悉且悉心研究的对象,跨越山河,远至潍坊、济南、南通、梁山、北京等地,乃至美国诸城市,皆在他的诗笔之下。除了山湖,作品里还涉及友情、家事、感怀。2、语言自然朴素,清新高雅,无一不倾注真情,或怀古思今,或触景生情,读之能感受到先生对传统文化的热爱,对古典园林的独见,对朋友后辈的关爱,对大好河山的深情。例如写苏州:“城东十日小勾留,信步网师作暂游。我为名园曾作主,苔痕分绿到西洲。”这是先生鉴定苏州城市总体规划时期有感而作,所以有“为名园曾作主”之说,而“分绿到西洲”星罗棋布造句,就是指先生将苏州园林风格的明轩经精心设计后放到了纽约。在《忆江南 水绘园》里,先生说,“流水几湾萦客梦,楼台隔院似闻箫,往事溯前朝。”读这首词,我想起当年的水绘园之游,因为如皋是我的祖籍,也就特别注意。明末名士冒辟疆曾隐居于此,与董小宛的爱情故事流布很广。一句“楼台隔院似闻箫”写出了对这段佳事的想象。3、引证丰富,用典恰当,充分体现了先生古典文学修养的深厚。例如写到为八咏楼拟修理方案一事,自然要用到李清照的“千古风流八咏楼”句,便有“衰颜已是惊秋状,谁说当年八咏楼”。在《忆江南》五首里,提到镇江三山,金山慈寿塔,焦山古柏,北固山、米家船等等,丰富的文化内容一下子就增加了诗词的历史厚度。在《为戴春帆铭砚》中,一句“日理公书夜伴灯,循声多半掩才名”就点出了砚台的主人虽公事繁忙,仍勤于著书写文。循声,循吏的名声也就是为官的治绩,在这里也用的很恰当。4、包涵了丰富的学术思想、记录了学术活动的行迹,是研究先生学术生涯的宝贵资料。先生常常被请到各地作规划鉴定、建筑项目鉴定,他对各地自然面貌和园林建设的了解是全方位的,但诗词与科研报告毕竟不同,先生在诗词里会用另一种视角来看待某个景点的建设规划,而这些中国古典人文精神和艺术审美的观照,往往是造园的灵魂所在,是陈先生学术思想的一种浪漫升华。
《山湖处处》注释成后,我曾赴同济大学拜望从周先生。先生首肯之余,还深情回顾了在浙大随诸师从学修业的往事,饱经沧桑的面容死神之泪,一时间兴奋赶走了倦意。清茶薄雾中,陈先生的目光显得那么深邃、智慧、慈祥。
后来,《山湖处处》在蔡达峰和宋凡圣先生主持的《陈从周全集》编辑过程中,又经黄杰师妹的校补,内容更加完善了。
2018/8/6于杭州

本文来源:朱青阳

本文地址:10417.html

关注我们:微信搜索“123456”添加我为好友

版权声明:如无特别注明,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