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青阳-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朱青阳

从“菊与刀”谈日本的文化-离湖居士
这几天看了『菊与刀』这本书,很多人把它当作了解日本文化的入门读物,就好像把『金翼』当作了解中国文化的入门读物一样。这本书是二战后美国的人类学家 Ruth Benedict 的研究成果。该研究是从1944年美国政府预知日本败局已定时开始的,主要是为战后的对日政策当作参考。事实上,该书的结论也确实影响了美国政府对日本的处置,并于1946年出版成书。由于其特殊的历史地位,很快就火遍全球。但是据说日本人对这本书不是很满意,认为它说的太片面,只能代表军方的特性,无法代表日本的全体国民。
作者是人类学家,对世界上很多文明都有了解,她在研究日本文化时时常会刻意地和中国进行对比。我觉得她对中国文化的了解还比较正确,比今天很多不了解自己文化的国人要透彻很多。我觉得最重要的一点是作者认为中国对于忠孝都是在一定前提下进行的,因为忠孝之上还有“仁”,这是中国人最高的道德混沌神尊,英语通常用 “benevolence” (慈善、博爱) 来表示。任何地位较高的人如果不仁,那么地位比他低的人就有理由反对他。而日本对皇恩、孝道是无条件的。此外,作者认为日本等级森严,没能学到中国的无等级社会婆媳大事,中国人的官位品衔都是授予在科举考试中取得合格成绩、包含各种阶级成员的读书人的,而在日本却把这样的官衔授给了世袭贵族和封建领主。
在这样的文化传承下,亚美只只微博日本人特别讲究“各得其所”,就连发起的战争也是因为想重建世界格局和东亚新秩序而造成的。同时很认死理,打仗时拒不投降,但是投降后就开始跪舔,因为他们认为自己已经死了,在作者了解到的案例中日本战俘会主动提供弹药库位置、告诉兵力部署情况、帮盟军写宣传材料等。而且日本人很讲究“情面”和“报恩”海米油菜,因此针对战后的情况,作者认为当时的日本最为重要的事情是维护战败之后的“名誉”,他们觉得如果选择以友好的态度对待曾经的敌人就能够保证自己在战败之后的“情面”。而从这个动机出发衍生出来的一种观点是很多日本人觉得今后依赖美国是继续让自己“情面”得存的最安全办法。
事实正如该书建议的那样,日本人并没有把美国人当作侵略者,而是当成了主人。后面的历史大家也都知道了,在美国的呵护下吐尔逊娜依,日本重新崛起了,一跃而成为高科技的大国,八十年代末时达到巅峰,也成为亚洲当仁不让的领导者。那个时候的日本开始有了新的想法,觉得可以在科技上和老大哥掰掰手腕了,自己搞了一些新的动作,包括第五代计算机的计划,基本都失败了。再往后的历史就是我们这代人经历过的了,有鄙视日本的、有跪舔日本的,但是因为这些年也是中国文化迷茫和反思的时期,所以很多对日本的介绍都会夹带私货,很多时候甚至不如欧美客观。
日本文化在中国人心中应该有特殊的感情。首当其冲的可能是仇恨,毕竟那段历史并没有过去多久,而且日本人在中国的兽行已经超过了金国人成为这片土地上第二凶残的入侵者。但随着各种反日游行和抗日神剧的闹腾,提对日仇恨似乎成了一件有失身份的事情。这些年网络上理性的人越来越多了,仇日的基本归入到愤青和小粉红之类,所以仇恨也许慢慢淡了。于是另一种感情慢慢浮上来,就是对日本的跪舔,毕竟这个所谓深受中国文化毒害的岛国进入到了西方文明世界、战败后一无所有的资源贫乏国度一跃成为高科技大国、传说继承了真正中国唐朝文化等励志故事还是很能吸引人的。再加上日本动漫、香港歌曲、台湾企业的影响,好像中国人中爱日本的人也没那么少。
离湖居士是个热爱中国文化的人,但是对日本又没那么反感,原因自然不是所谓的继承唐文化,刘钰佳可能是因为从小生活的地方不是那么仇日吧。很小的时候我就听长辈说过一段经历:当时日本投降的时候有一队日本兵停在我老家的某个地方,一直不敢动,亲戚中有胆子大的人还用麻糖换了他们的脸盆、水壶等用品,后来天凉了那队兵都冻死饿死了。所以日本兵在我心中很多时候都是这种讲军纪的弱者形象。后来长大些之后虽然看到了很多日本人残暴的历史,但是没有太多直观的感受,所以我对日本人并不是很痛恨链家司歌。
以前因为热爱围棋,甚至有段时间对日本文化比较热爱,大竹英雄、武宫正树这些讲究境界、不计结果的求道派甚至让我感觉日本人是楚文化的后裔,因为他们喜爱往而不返的屈子美学、喜爱如樱花般在最绚烂的时候终结、把死当作开始而不是结束,这些都很有楚文化的感觉。此外,日本文化对精神力量的尊重、对秩序和礼法的推崇,都让人感觉到很多中国文化的影子快乐工厂,很难不产生好感。但是这些年日本在高科技领域的失败,尤其是围棋的失败、人工智能的失败和围棋人工智能的失败,让我感觉到之前可能是被日本的装逼范给忽悠了。
围棋当然是最典型的例子,日本人搞出了很多像流水不争先、美的大竹、一期一会、黯然而日章、二枚腰之类的流派,让人觉得这才是境界啊,即使输了也是因为求道派的暂时失利捷信福袋,而围棋并没有输。后来日本围棋被韩国的僵尸流和中国的天才少年们相继暴击,让人开始怀疑,去年阿法狗横空出世,直接告诉人类以前的围棋错了。当年吴清源第一招点三三的时候、李昌镐一路官子争胜的时候、罗洗河粘了三连劫的时候,都没人敢质疑围棋不对,结果被机器告诉人类之前日本那套东西完全错了情玫公寓。
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感觉日本人注重形式过于实质清炖鲤鱼,通俗的说法就是太爱装逼。以前的国人太无自信,不敢说这些东西是皇帝的新衣。这些年中国慢慢发达了,人类也进入了信息时代,很多高逼格的东西被戳破了,围棋和人工智能应该是最明显的。其他领域比如足球、饮食、格斗之类的在这些年也慢慢成了嘲讽的对象黑色切割者。就连日本的数码产品现在好像也只剩信仰了。之前的福岛事件更加影响巨大,日本人不认真、无担当的一面也表现得淋漓尽致,为日本洗地的人在国内也没那么好混了。
也许现在国人对日本的认识比较接近真实吧,回到『菊与刀』李子峰吴昕,作者引用了三岛女士的自传《我的狭岛祖国》中关于日本女孩和中国女孩的比较:日本姑娘大多不具备中国姑娘“所具有的那种沉着的风度和优雅的社交能力”,“她们的安详和沉着与有些怯懦、拘谨的日本姑娘形成了明显对比,或许也能够显示出两国社会背景里的一些非常大的差异”。也许这些差异在七十年前就一直存在,但直到国人恢复信心后才敢相信吧。

本文来源:朱青阳

本文地址:10421.html

关注我们:微信搜索“123456”添加我为好友

版权声明:如无特别注明,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