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青阳-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朱青阳

从朱地彩绘棺看楚人生死观-收藏杂志

《收藏》杂志
以专业积累为大家推送新鲜、有趣、有用的独到资讯
人的生老病死,自远古至今一直没离开人类的视野。文学、宗教、艺术、哲学等人类文明处处渗透着人们关于生死的智慧和思想。1972年长沙马王堆一号汉墓出土的朱地彩绘棺是一件充满神秘感的作品,体现着楚文化中的生死观。

朱地彩绘棺
朱地彩绘棺长230厘米,宽92厘米,通高89厘米。通体内外髹朱漆。棺外表的朱漆地上,又用青绿、粉褐、藕褐、赤褐、黄白等明亮的色调,彩绘龙、虎、朱雀、鹿和仙人等“祥瑞”图像。每个面的纹饰图案都不相同,内容非常丰富,绘画技巧极其高超,是我国漆器工艺史上不可多得的艺术珍品。
▌死生始将为昼夜
漆器中红黑二色最常见,有其深厚的文化内涵。在《韩非子·十过》中有讲到禹作漆器“墨染其外,而朱画其内”为祭器。可见朱、黑是早期漆器的传统色调。楚人尚红色,以红色为贵,以赤帝为尊,对祖先崇拜奠定了楚漆器尚赤的鲜明主调。红为正色,引喻为人的品行、文风等的纯正。古代王侯贵族以它来漆门、车,表示尊贵、正统。这些都显示了此色的尊贵的地位。
由此可见,颜色在社会意义上也有等级尊卑之分。而祭器在古代是非常重要的一种器具,更会用到“朱”色来表示地位的尊卑高低。从工艺上讲,红黑二色是比较容易制取的。正如李砚祖先生在《装饰之道》中讲到的一祥:“在制取颜色的手段和方法都已相当进步的秦汉时代,仍以黑、红二色为漆器的基本色彩,这无疑说明着其内在的选色用色的社会观念,反映了古代中国人对于黑红二色的崇尚和意识乐游租号。”
汉代作为漆器的鼎盛期,漆器图案根据不同的器物,以粗率简练的线条或繁缛复杂的构图表现,增强人或动物的动感与力度。黑红互置的色彩产生光亮、优美的特殊效果。在红与黑交织的画面上,形成富有音乐感的瑰丽的艺术风格,展现了一个人神共在、流动飞扬、变幻神奇的神话般的世界。汉代漆器的装饰手法除了沿用战国时期的描绘和针刻等工艺外,还流行有堆漆、镶嵌、釦器、雕镂等十几种技术,大部分装饰工艺手法在马王堆汉慕漆器中几乎都有发现,对后来各个朝代漆工艺的发展有着深远的影响。

线描

堆漆法

针刻

镶嵌

釦器
在朱地彩绘棺漆画纹样中,各个要素都暗含着祈祷升天的寓意。棺椁内外围绕着同一个主题构成的一个理想与现实交错的时空。汉代楚地的漆画在题材上深受楚文化的影响,要探究其象征意义,就要探求其背后深厚的人文内涵。
▌朱地彩绘棺图案详解

盖板

主题是对称的二龙二虎相斗图像。二龙的龙首相向,居于画面中部的上方,龙身各自向 两侧盘绕。二虎相背于二龙之间,分别攀在龙首之下,口啮龙身。龙为粉褐色,用赭色勾边,身披鳞甲而有三角弧形斑纹痞子张,斑纹内填以绿色。虎为赤褐色,形象写实,尾部加饰流云。盖板的周缘,饰赭黄色勾连雷纹。
汉人认为,龙能为人们辟邪除凶,给人们带来平安幸福。汉代铜镜常有“左龙右虎辟不祥”“左有青龙,喜怒无殃咎,千秋万岁”等铭文。古人观念中的龙能呼风唤雨、上天入地,沟通鬼神,是乘云上天的乘骑工具板蓝花。画面上的龙身形修长如蛇, 为汉代漆器上龙纹的主要造型,这是先秦龙纹的继承和发展。它们动感强烈,凌厉豪迈,遨游于太空云气之中。虎纹同为吉祥纹饰常出现在汉代镝镜上,有“驾交龙、乘浮云、白虎引合直上天”“刘氏作镜佳且好,白虎辟邪不知老”等铭文,表明虎即是能引合上天的瑞兽,又有辟邪去凶的神力。

二龙二虎相斗图像中的一组
最使人疑惑的是,二龙二虎相斗的场面。这一题材起于何时,无据可查。但先秦以前有风和龙斗、凤和虎龙斗的图像,未见龙虎斗的纹样。我们知道,在氏族社会,每个氏族毫无例外地认定一种动物、植物或自然现象为自己氏族的标志,这种标志称为图腾。我国上古时代也有图腾崇拜。前人说,吴人和越人以龙为图腾,巴人以虎为图腾,楚人以凤为图腾。因此,凤斗龙,凤斗龙虎的图像,是象征楚人和吴越与巴人之间的战争,这样的图像,凤总是占据了整个画面,龙和虎总显得很渺牛熊交易室小,李冠廷楚人以此为荣。于是,凤战胜虎和龙的图像就作为纪念楚人战胜巴越人的丰碑而出现了。秦的统一,各国逐步变分为合?,他们的图腾也从此就化敌为友了。到了汉代,龙、凤、虎都统一于中原,因此,盖板上的二龙二虎相斗,应该不是象征不同国家之间的战争。秦汉时山本美月,人们相信人死之后,灵魂可以飞升天上,而上天须乘龙或“瑞兽”才得至,因此,他应该是用来保护和导引死者魂升天之意了。

头档
周边饰有宽11.5厘米的菱形云纹。画面的主体是一座图案化的高山,顶立于画面的中央。山的两侧各有一鹿,白鹿乃是仙人的坐骑,视为仙兽。它昂首腾跃,周围饰以缭绕的云气纹奥杜尔单刷。

头挡和左侧面上所绘高山,应该不是一般的山,而是所谓仙山。《山海经?海内西经》:“海内昆仑之虚在西北,帝之下都。昆仑之虚方八百里,高万仞;……白神之所在,在八隅之岩,赤水之际,非仁羿莫能上冈之岩。”《淮南子?地形篇》:“昆仑之丘,或上倍之,是谓凉风之山,登之而不死;或上倍之,是谓悬圃,登之乃灵,能使风雨;或上倍之,乃维上天,登之乃神,是谓太帝之居。”当然,东海的蓬莱三山也是所谓仙山,战国时每有求不死药之举,但画面上的山并没有海,因而可能是昆仑的象征。昆仑是神话中离天最近的地方,天上的神灵跨国天门,步出天界便到了昆仑山。高大的树木、险峻的高山有通天的作用,人可以利用其升入天界。

足档
画面的主体为双龙穿璧图像。白色的谷璧居于画面中央,有两条带酱斑的藕色绶带将其自上而下地拴系,绶带的末端分列在画面的下侧。两条蜷屈的龙穿璧而过小背叛,龙首相向于璧上方的绶带两侧,龙身为粉褐色,披鳞甲而有凤羽,巨目利牙,虎爪蛇尾,双角较小。龙的近旁加饰以藕白色的云气纹。边纹与头挡相同。

双龙穿璧
在世人眼里潜意识巨人,龙除本身具有神话或图腾的意义外,还是神物,具有通天的本领,能飞游于天地之间,能幽能明,能巨能细,京沈高速公路路况查询能短能长,极富变化之能事,而且能“春分而登天,秋分而潜渊”。“世谓龙生天者,必谓神龙。不神,不升天”。马王堆汉墓龙璧图中的龙,皆昂首向上,介乎天地之间,是名符其实的神龙,它们可以护卫于人、神的前后左右,来往于天地之间。如果出现在巫术的氛围里,就可以成为巫师通神时的灵物。
璧是汉代重要的礼器,用途非常广泛,主要用于祭祀.、婚礼和聘礼。所以,漆葬具上的璧纹多见。璧象征天,它最直接地反映人的“天圆地方”的宇宙观,棺方璧圆,以神龙穿璧,意味借龙的神力使人灵魂升天。龙璧就是巫师通神的工具。同时,璧也具有辟邪压胜、化凶为吉的功用。

左侧面

左侧面周边的花纹与头挡、足挡相同。画面正中绘一座赤色的山。两侧各有一粉褐色龙,龙首相向于山的上方,龙身均呈波浪起伏状。左侧龙首之后,.有一带酱黑斑纹的赤褐色虎大树岛,虎身向左,张口回首,其旁加饰云纹;近尾处一鹿,鹿首向左,四足翘举,反身而跃。右侧绘一朱雀,展翅跃飞,与左侧的虎相应。龙尾之前,有一粉褐色的仙人,头发斑白,两手攀龙身,与左侧的鹿相对应。此仙人即汉代漆棺纹饰中常见的羽人。
汉人认为,凡人要升仙,必须经过羽化的阶段,首先要学修德,方能“中生毛羽,终以飞升”。除具有这种精神修炼外,还要在技术上具备一套升仙体能,存患导引,服丹药,行房中术,方能羽化成仙。羽人形象于魏晋南北朝以后走向衰落,逐渐消失殆尽。
右侧面

上述彩绘花纹中的龙、虎、朱雀和鹿,都是我国古代所渭的“瑞兽”,被列入“四神”或“四灵”。关于四方神灵的说法由来已久,在战国和西汉初的文献中有明确的记述。《礼记·曲礼》:“行前朱鸟而后玄武,左青龙而右白虎”郑注:“以此四兽为军陈,象天也。”《淮南子·天文篇》提到四方之兽分别为“苍龙”“白虎”“朱鸟”“玄武”。《礼记·礼运》又有“麟、凤、龟、龙谓之四灵”的记载。四灵中被用来代表中央土的鱗(亦作“麐”),实际是鹿的一种,《尔雅·释兽》说“麐,□身牛尾一角”。考古材料中见到的四神形象,主要是新莽和东汉以后的。这具朱地彩绘棺上的图像,有龙、虎、朱雀和鹿刘藤,却没有玄武,大概由于这里的用意在于取其“祥瑞”,而不是为了表示四方的缘故。
过去发现的战国至西汉早期的朱漆彩绘棺,花纹与此大体相近的有长沙砂子塘西汉墓朱漆彩绘棺,保存也比较完整黄山来的姑娘。《汉书·佞幸传》提到,董贤死后,“以沙画棺(颜注:‘以朱砂涂之,而又雕画也’),四时之色,左苍龙,右白虎,上著金银日月。”看来,这类纹饰的朱漆棺,是当时封建统治阶级所习用的葬具。

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
可直接在收藏微店订阅2018年《收藏》杂志
本期《收藏》微信责编 陈硕
微信运营合作请发邮件至
libin@artyfun.com创刊于1993年
一册在手,把握收藏
微信名:收藏杂志
微信ID:sczz029
? 点击历史信息,查看更多内容? 《收藏》微博ID @收藏杂志
? 长按识别右侧二维码,关注《收藏》微信公众号

本文来源:朱青阳

本文地址:10455.html

关注我们:微信搜索“123456”添加我为好友

版权声明:如无特别注明,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